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將帥風采

戰將陳光
來源:《黨史博覽》2017年第9期  作者:北京八路軍山東抗日根據地研究會  點擊次數:2547
戰將陳光
      1907年2月24日,陳光誕生在湖南省宜章縣栗源堡一個貧苦農民家中。宜章縣地處湘贛與兩廣交界的五嶺之騎田嶺中,有“楚粵孔道”之稱。栗源堡就是明朝初年官軍為保境安民所筑宜章三堡之一。陳光成長的年代,清朝傾覆,列強瓜分,軍閥混戰,民不聊生。湖南因其自然地理、風土人情,近代以來特別是清末民初的社會動蕩,社會矛盾尤為劇烈,對近代史影響也更為突出。

起點高

      栗源堡陳姓本是明初官軍后代,只是陳光這一支家道中落,其父當了40年長工。陳光父母生子12人,只養活了他兄妹2人。由于家貧,他只上過三年小學。他生命力強,長成后身高力大,性格倔強,為人豪爽義氣,在村里年輕人中頗有威信。

      1924年,宜章就建立了中共組織。1926年北伐軍路過宜章時,正值湖南農民運動轟轟烈烈,各鄉建立農會,陳光任鄉赤衛隊隊長。馬日事變后,陳光遭到通緝,外出躲避,出走前私藏了12支槍,入冬才回鄉。陳東日是陳光栗源堡同鄉同族,黃埔五期生,南昌起義主力轉戰潮汕失敗后,受命回鄉組織農民武裝,介紹陳光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8年初,朱德等率南昌起義余部由粵北經莽山進入湘南,途中遇到一支赤衛隊,為首的就是陳光。部隊隨赤衛隊進駐栗源堡,在陳東日家中,根據宜章籍中共黨員胡少海建議,商定了智取宜章計劃,時值年關,稱“年關暴動”。陳光起出了12支槍,朱德又給他們留下幾支槍,讓他們在栗源堡響應。隨著宜章暴動成功,各鄉先后起事。陳光帶領赤衛隊在栗源堡暴動,打土豪,燒地契,收繳洋人礦產公司衛隊的槍支,赤衛隊已達40多支槍。“挨戶團”(土豪劣紳武裝)來“圍剿”栗源堡時,陳光帶領赤衛隊沉著應戰,堅守一整天,打退了“挨戶團”,表現出與生俱來的軍事才能。

      蔣介石令湖南軍閥許克祥“進剿”。許克祥率6個團由韶關北上,沿湘粵大道一字排開。朱德率部在宜章農軍配合下,各個擊破,史稱坪石大捷。坪石大捷后,起義烈火迅速燃遍湘南,形成遍及七縣的湘南起義。各縣鄉打土豪,分田地,消滅民團武裝,建黨建政,武裝割據達三月之久。史學家評價,沒有湘南起義就沒有朱毛紅軍會師。此役中,陳光率赤衛隊刺探情報、帶路、拆橋阻擊等,積極配合了主力作戰。

      湘桂戰爭后,蔣介石得以抽調7個師“圍剿”湘南起義軍。大兵壓境時,年輕的中共湖南省委做出一個荒唐的決策,命令燒光沿湘粵大道兩邊5公里以內的房屋,焦土抗敵。陳光樸素的本能使他抵制了這個“左”傾錯誤,帶出了120多名赤衛隊員,隨朱德部隊轉進井岡山。朱毛紅軍會師后,陳光被編入紅四軍十師二十九團(由宜章農軍編成),任特務連連長。

      轉進途中,因未經請示打土豪,陳光被撤職,調教導營當班長。培訓期間,發生了“八月失敗”。起因是看到井岡山農軍秋收了,分得土地的宜章農軍也要回鄉秋收,結果發生了二十九團的潰散。當時,同鄉勸陳光一同回去,陳光表示:“我已是土豪劣紳的死對頭,就是死也死在紅軍里。”后來,回鄉的農軍大都犧牲,活到新中國成立的僅20余人。返回到井岡山的、新中國成立時健在的僅陳光等兩人。

      培訓后,陳光到三十一團當排長,后升連長。紅四軍主力下井岡山后,一次部隊遭敵突襲被沖散,陳光跟二十八團走,連長讓他當撐旗兵。撐旗兵是百里挑一的戰士,作戰時不許彎腰,傷亡比例非常高。直到大柏地戰斗后在東固,他才將組織關系轉到一縱隊(原二十八團)。從此開始了他在這支主力部隊里的軍事生涯。

      從以上陳光私藏槍支、保衛栗源堡、抵制焚燒、堅持回井岡山和寧愿到主力部隊當撐旗兵等經歷,體現了陳光的人生取向。可以說,陳光是自覺選擇武裝斗爭道路,投身紅軍的意志堅定不動搖,其軍事生涯的起點相當高。

積功升職

      紅四軍轉戰贛南閩西,1929年5月再次入閩時,陳光已升任排長。10月,遠征粵北梅縣時已是連長。粵北失利,為掩護主力撤退,陳光奉命以所部一個連阻擊粵軍四個團。陳光完成了任務,自己負傷,這是他第一次負傷,為此獲一次口頭表揚。陳光在延安審干時寫自傳,寫到獎勵時,說曾獲兩次口頭表揚,這是其中一次。另一次是在1930年水南、值夏戰斗中,陳光舍身救林彪。當時,蔣介石派嫡系唐云山旅“圍剿”紅四軍。激戰中,林彪的指揮部一度被圍。危急時刻,陳光率部殺入重圍,救出林彪,自己受重傷。由此一役,陳光與林彪結識。

      當時為條件所限,記錄在案的獎懲有限,紅軍將士的功勞與過失更主要表現在職務的升遷上。

      傷愈歸隊后,陳光升任副支隊長,汀州編隊后任支隊長,即后來十師三十團團長。此后,積戰功擔任:紅四軍十師二十八團團長、十師參謀長、十師師長、十一師師長、少共國際師師長、十五師師長。

      1933年9月,第五次反“圍剿”開始。10月,陳光調任紅二師師長,又回到了熟悉的主力部隊。藤田編隊后的紅二師即原紅四軍,所轄四、五、六三個團即原十、十一、十二師,陳光在十、十一師都當過師長,政委劉亞樓又是老搭檔。

     1934年1月,在瑞金召開的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上,陳光當選中央執行委員。八一建軍節,陳光獲二等紅星獎章。

      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陳光共10次負傷,在紅一軍團的旗幟上也有他的鮮血。

長征先頭師

                攻必克,守必固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利,中央紅軍被迫戰略轉移,開始長征。開始階段,中央紅軍自贛南閩西集結出發,走的是紅六軍團與紅二軍團會合的方向。紅二師為一軍團這一路的先頭師,突破前三道封鎖線時勢不可當。到了湘江,紅軍的戰略意圖已被蔣介石判定。于是,紅軍在湘江兩岸方圓百里的戰場上與敵殊死搏斗。全州方向上,紅二師以巨大傷亡,堅守四天,掩護中央縱隊過江。


       湘江血戰的慘痛教訓必須被追究,中央高層激烈爭論,“從老山界一直爭到黎平”,結果轉兵貴州。為取遵義,陳光奉命率耿飚的紅四團突破烏江天險,隨即紅六團智取遵義,紅二師主力又一路向北追擊,襲占婁山關、桐梓直至松坎,為遵義會議確保北部安全。


      遵義會議后,紅軍尋機北渡金沙江。路經習水縣土城鎮的青杠坡時,中革軍委決定利用有利地形,殲滅尾追的川軍。戰斗由彭德懷指揮三、五軍團主攻,紅二師為總預備隊。接到命令,陳光率紅二師連夜急行軍45公里,從復興場趕回,于當日午前投入戰斗。由于敵軍數量情報有誤,并不斷增援,中革軍委決心撤出戰斗。戰斗中,敵前鋒一度攻至中革軍委指揮部前沿。危急時刻,陳光率紅二師及時趕到,與干部團一起掩護中革軍委脫離危險。此后,為掩護主力西渡赤水,紅四團返回青杠坡,雖地形不利,但死守不退,直至清晨奉命撤離,最后渡河。

      一渡赤水后,紅軍在扎西整編,精簡機關充實連隊,除干部團外,整編成16個團,僅一軍團保留師級,為2個師6個團,三軍團直轄4個團,五、九軍團各轄3個團,八軍團撤編,全軍3萬余人。

      在此期間,軍委二局技偵探明,川軍沿金沙江北岸重兵布防,東有滇軍,南有中央軍,僅西面黔軍較弱,且驚魂未定。中革軍委決定二渡赤水回師黔北。襲占桐梓后,三軍團迅速搶占婁山關,再下遵義,擊潰黔軍8個團,先敵占領有利地形,阻敵于遵義城南山地,一軍團趁機迂回敵后,適時出擊,一舉殲滅敵人兩個師。這是中央紅軍長征以來久違的殲滅戰,極大地鼓舞了全軍士氣,震懾了敵軍,豐厚的繳獲補充了長征以來的損耗。再占遵義雖然緩解了紅軍壓力,但仍未改變紅軍被重兵包圍的態勢。由黔北渡江已不可能,繞道云南又顧忌滇軍,調出滇軍就成了關鍵。

       為此,全軍佯動三渡赤水,劉亞樓率紅五團佯裝主力北上過江。牽動敵軍后,全軍四渡赤水,迅即南渡烏江。這時,毛澤東來到了紅二師,對陳光、劉亞樓面授機宜。陳光命紅六團佯渡清水江,造成東返湘西假象,主力向南佯攻貴陽。此時蔣介石坐鎮貴陽,但兵力空虛,不得已急調滇軍“護駕”,這樣調出了滇軍。

      此后,紅二師四團為先頭,一路急行軍向西,主力梯次跟進,將幾十萬敵軍遠遠甩在后邊,為渡過金沙江贏得了9天安全渡江時間。紅二師在青杠坡,二占遵義,三渡、四渡赤水等戰斗中,在主要作戰方向和戰役支撐點上,攻必克,守必固,起到了關鍵作用,陳光功不可沒。

                                爬雪山、過草地的先頭部隊

       中央紅軍渡過金沙江,北上大渡河,走的正是當年石達開入川的老路。蔣介石判定:“共軍入此漢彝雜處,一線中通,江河阻隔,地勢險峻,給養困難之絕地,必步石軍覆轍……”

      北上的大路經西昌到瀘沽分岔,一條是經登相營,翻小相嶺,再經越嶲至大樹堡渡口的寧雅正道,另一條是從瀘沽經冕寧、大橋、拖烏到安順場的翼王故徑。中革軍委的部署是多點進攻:命左權、劉亞樓率紅五團取寧雅正道攻占大樹堡,這一路因敵軍重兵防守,后改為佯攻。紅軍主力選擇了翼王故徑。果然這一路敵軍防御薄弱。陳光率紅二師主力襲占農場,但因無船,無法架橋。紅一師經擦羅襲占安順場,在安順場得手,但只得一條船,亦無法架橋,要過河只剩150公里外的瀘定橋。紅二師奉命去奪瀘定橋。于是,從安順場過河后的紅一師在東岸,紅二師在西岸,兩師夾大渡河攻擊北上。紅二師以四團為先頭,晝夜兼程急行軍趕在敵增援之前奪取西岸橋頭,待后續部隊到達后,經激戰奪取了瀘定橋。

      大渡河戰役期間,國民黨中央軍已陸續渡過金沙江圍堵上來,紅軍要脫離大渡河峽谷,只得翻越雪山。陳光奉命率紅四團為全軍先頭,翻越了空氣稀薄、氣候無常的夾金山。可喜的是,剛剛下山就與前來接應的紅四方面軍會師。這一喜訊極大地鼓舞了全軍將士。會師實現了遵義會議的戰略目標。會師后,中央在兩河口召開政治局會議。陳光繼續率紅二師北上,翻越夢筆山,攻占卓克基。

       7月初,為過草地,陳光奉命帶紅六團和紅五團一個營探路。出發兩天后遭遇藏軍騎兵突襲。戰斗中,陳光右臂負傷,這是陳光最后一次負傷,所幸傷未及骨。因籌不到糧,又遇洪水,部隊傷亡很大。幸遇舒同及時運來糧食,否則后果不堪設想。探路失利表明,從草地西邊北上已不可能,東邊松潘已被胡宗南部占領,要北上只有穿越草地。

       紅一、紅四方面軍會師后,部隊整編,劉亞樓調一師,蕭華到二師當政委。這是陳光與蕭華第三次搭檔(前兩次是三十團和少共國際師)。

       8月下旬,紅二師四團作為右路軍左翼先頭,從毛爾蓋進入草地。紅軍走過的草地,實際上是一片沼澤地,平均海拔3500米,盛夏夜晚氣溫在0℃左右,氣候惡劣,沒有人煙。在當年親歷者的回憶中,過草地是長征中最艱難的經歷。其中,右路軍左翼紅一、紅三軍(即原紅一、紅三軍團)穿越草地的路,迄今尚無人全程徒步貫通。

                                    攻占臘子口

      右路軍過草地后在巴西集結。9月10日,中央率紅一、紅三軍單獨北上。陳光奉命率紅四團奪取臘子口。臘子口是秦嶺余脈迭山峽谷中的一個隘口,扼川北進甘南古道的咽喉,也是紅一方面軍長征中經過的最后一處天險。

      陳光與黃開湘率紅四團先頭一營,一路突破敵魯大昌兩個營的兩道阻擊,來到臘子口。臘子口兩邊都是絕壁石山,隘口僅一丈多寬,河水從中間流出,路從東邊沿河北上,到隘口有兩根粗木并排架的橋。隘口那邊是敵人一個連的陣地,幾個碉堡的機槍以交叉火力封鎖隘口,另以手榴彈從高處投下。重武器因隘口過窄而無效,大部隊也展不開。紅四團打了一天無進展。此時,師主力、軍團部、中革軍委總部陸續趕到,都被堵在峽谷里。時間拖下去,敵人的援軍一到,后果不堪設想。聶榮臻回憶說:“如果臘子口打不開,我軍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無論軍事上、政治上,都會處于進退失據的境地……”危難之際,陳光率17名突擊隊員趁著夜色從絕壁攀緣而上,迂回敵后,自上而下炸毀敵火力點,配合正面部隊攻占臘子口。為此,延安審干時,黨組織在給陳光的小組總結中寫道:“長征中臘子口攻堅對中央紅軍北上渡出險境貢獻極巨。”

     中央紅軍到達陜北后,部隊整編,恢復了紅一軍團番號(根據彭德懷建議沒有恢復紅三軍團番號),下轄二師、四師,全軍七八千人。陳光任副軍團長兼四師師長,政委彭雪楓,參加了直羅鎮戰役和東征戰役。組建紅軍大學時,林彪擔任校長,推選陳光代理其職。1936年5月,陳光到紅大培訓,擔任紅大一科科長,政委羅榮桓。紅大一科學員40余人,大都是紅軍師以上干部,校長林彪,教育長羅瑞卿也在一科學習生活。西安事變后,陳光回一軍團任代理軍團長,政委聶榮臻。

抗日民族英雄

       1937年8月,紅一軍團改編為八路軍第一一五師第三四三旅,陳光任旅長,轄六八五團(原紅二師)、六八六團(原紅四師)。

       8月底,第一一五師渡過黃河向抗日前線開進。為支援友軍內長城作戰,9月25日,在平型關殲日軍精銳第五師團一個聯隊1000余人,繳獲大量戰利品,史稱平型關大捷。陳光參與指揮了整個戰斗過程,戰前偵察,地域選擇,部隊配置。為慎重初戰,陳光率參謀在靈丘城外設監視哨,敵軍出動后,通知部隊進入陣地,戰斗打響后的臨機處置,直到打掃戰場。戰斗雖然只打了一天,陳光卻幾天幾夜沒合眼。11月初,為掩護友軍從娘子關撤退,陳光又率三四三旅在昔陽縣廣陽設伏,殲日軍輜重部隊1000余人,繳獲大量戰利品。

      太原失陷后,一一五師奉命進軍晉西南。1938年2月底,日軍一部占領臨汾,直接威脅陜甘寧邊區。毛澤東致電要求一一五師相機消滅該敵。恰在此關鍵時刻,林彪被友軍誤傷,八路軍總部征求林彪意見,林彪再次委托陳光代理其職。林彪曾評價陳光指揮作戰:接敵時對敵情判斷準確,決心正確,戰斗打響后意志頑強。

      八路軍總部正式任命陳光代理一一五師師長。陳光臨危受命,不負重托,指揮三四三旅于大寧以東之羅曲,在午城、井溝公路兩側,以埋伏、夜戰、分割圍殲等戰術,先打敵輜重,再圍殲其主力,殲日軍第二十師團一部1000余人,燒毀汽車79輛,繳獲豐厚。9月,日軍第一○八師團再次西犯。陳光以放過主力、截斷輜重、待敵回撤時聚殲的辦法,在汾離公路的薛公嶺、油坊坪、王家池三戰三捷,殲日軍旅團長以下1200余人。午城井溝戰斗和汾離公路三戰三捷粉碎日軍西渡黃河的企圖,保衛了黨中央和陜甘寧邊區。

       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一一五師主力奉命分批挺進山東敵后,陳光、羅榮桓率師直、六八六團、抗大一分校等部進入泰西地區。1939年3月部隊進入泰西后,經過樊壩等戰斗,掃除敵偽據點,發動群眾,培訓地方武裝,擴大主力部隊。日軍駐山東主官尾高龜藏得知這正是來自山西的八路軍主力時,集結重兵發動“九路圍攻”,企圖聚殲一一五師主力。

      1939年5月11日,日軍在泰西肥城安臨站的陸房地區對一一五師主力形成合圍。一一五師師直屬機關是紅一軍團的老底子,羅榮桓又不在師部,稍有閃失,無法向中央交代,陳光深感責任重大。陳光將部隊收縮到陸房方圓十多里的山間盆地,憑險據守,待機突圍。經終日激戰,夜間成功突圍,保存了精華。突圍時,重傷員被疏散到老鄉家中。第二天,日軍瘋狂報復,燒毀民房數以百計,殺害村民126人。陸房人民寧可家園被毀,親人罹難,也要保護八路軍傷員。當著“搜剿”的日軍,鄉親們把傷員認作自己的兄弟,有的大嫂把傷員認作丈夫,6位老大娘把傷員認作兒子。78名傷員除5人傷重犧牲外,其余均傷愈歸隊。該役斃傷日軍1300余人,八路軍傷亡300余人。陸房突圍的勝利得到蔣介石的通令嘉獎,成為八路軍在政治上的又一大勝利。

      依據《解放軍戰史》資料統計,抗戰時期中共領導的抗日武裝,一戰殲日軍千人以上的戰斗有八次,其中陳光參與指揮了平型關戰斗,指揮了廣陽、午城井溝、汾離公路和陸房等五個戰斗。陳光堪稱抗日民族英雄。

      8月1日,趁日軍長田大隊孤軍深入之際,陳光率師直特務營和六八六團三營各兩個連,在梁山縣獨山莊,全殲長田大隊。長田敏江少佐是日本天皇親戚,所轄大隊屬日軍精銳,且加強了一個炮兵小隊,帶了三門炮。長田驕橫跋扈,率隊長驅直入。陳光派小股部隊不斷襲擾疲憊日軍,將敵誘至獨山莊,夜間發起突襲,將敵分割包圍殲滅。《解放軍戰史》點評此戰:“創造了在兵力相當、裝備處于劣勢條件下,全殲日軍一個大隊的模范戰例。”

      陸房戰斗、梁山戰斗和泰西反“掃蕩”的勝利,極大地振奮了當地抗日軍民。僅梁山和東平湖畔就有3000多名青年爭相參軍,七個縣幾十個鄉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和黨團組織。

      梁山戰斗后,日軍專門印發了《陳光部作戰研究》,下發到基層,表明陳光作戰的獨特風格給日軍打擊之沉重。一一五師抗戰前三年的作戰,由于敵我裝備訓練的差距,陳光總能揚長避短:敵作戰部隊戰斗力強,應盡量避開,專打其補給部隊;敵陣地戰火力強,協同訓練好,就盡量避免,利用有利地形伏擊打行進中之敵;特別是夜戰,紅軍時期陳光即擅長夜戰,夜戰能避敵火力和協同的優勢,利于我軍分割穿插圍殲,被合圍時也便于突圍。這些作戰原則,陳光又往往根據具體情況靈活地結合使用,在前述戰例中得到充分體現,故令日軍不得不認真研究。

大力支援其他戰略區

      1939年10月,陳光、羅榮桓奉命率部南下,發起了郯碼戰役、白彥戰役,開辟了以抱犢崮(今棗莊市山亭區)為中心的魯南根據地。1940年秋,召開了山東分局和一一五師高干的桃峪會議。會后,一一五師部隊先后整編為7個教導旅,部隊發展到7萬人。

       新兵大量增加,部隊建設成了大事。師部秘書記錄了陳光那段時間的生活狀態:除了作戰,陳光總不在師部,老往連隊跑,指導部隊作戰訓練,開展射擊、投彈、刺殺和土工作業等基本訓練。


        自1941年初蔣介石發動第二次反共高潮起到1942年底的兩年中,是整個抗戰中最艱苦的兩年。


     1941年初皖南事變后,按中央指示,將一一五師教一、教五兩個旅劃歸新四軍建制。為加強與新四軍的聯系,一一五師又發起青口戰役,開辟了濱海根據地。7月,魯西區并入冀魯豫區,將教三、教六、教七三個旅劃歸晉冀魯豫根據地,也就是后來楊(勇)蘇(振華)兵團的前身。后教五旅歸建一一五師,總體上看仍是將主力的七分之四支援了華東和晉冀魯豫兩大戰略區。這種規模的支援為五大戰略區相互支援中所僅見,也是山東抗日根據地對華東華北抗戰的最大支援。

      長期緊張的作戰生活,陳光健康每況愈下,政委羅榮桓安排陳光休養。休養期間,陳光還參與指揮了沂蒙山反“掃蕩”。1942年底的甲子山反頑戰役是陳光在山東指揮的最后一次戰役。為鞏固濱海根據地,根據“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徹底粉碎了國民黨頑固派的挑釁。值得一提的是,陳光在戰前訓練中,已經開始了加強土工作業與黃色炸藥(TNT)使用等攻堅戰術的訓練。

        1943年春,國際反法西斯戰爭形勢根本扭轉。陳光奉命回延安,準備參加中共七大,經大半年時間,于冬季到達延安。在延安,他一邊休養身體,一邊參加黨校學習,并以七大代表資格審查委員身份參加了七大。

在決戰中

     抗戰勝利后,國內形勢云譎波詭。東北經日本14年經營,經濟基礎雄厚,成為國共兩黨必爭之地。中共中央集中了山東蘇北原一一五師主力近10萬人,配以堅強的黨的領導,搶占東北。

      同樣,蔣介石借美國的軍艦將其精銳緬甸遠征軍,直接運至山海關、葫蘆島登陸。初期,林彪負責在山海關一線指揮,陳光負責在黑山大虎山二線指揮。當時客觀條件差,林彪認為不具備作戰能力,主張避戰;而中央從國際背景考慮,為爭得有利談判地位主張盡量御敵。林彪受命保衛四平,對于中央令其攻占長春則回復“無甚大把握”。

      陳光依據東北局意見,組織山東七師及東滿軍區部隊進攻長春。戰前趁蘇軍未撤離時,為偵察敵守軍布防,陳光還戲劇性地演繹了一場“秀傷疤”的趣事。由于語言不通,我軍又無軍銜,派去交涉的干部,蘇軍少校不買賬。陳光去交涉,問明對方也曾負過傷,就脫去外衣展示傷疤。少校肅然起敬,積極配合。他們得以換上蘇軍服裝,乘吉普車巡視,搞清了守敵部署。蘇軍一撤,我軍分三個方向,經四天激戰攻占長春。戰斗中,陳光命人修復的兩輛日軍坦克,由日軍俘虜駕駛,參與作戰,開創了我軍首次使用坦克攻堅的戰例。此后,陳光將長春繳獲的大量裝備物資運往四平,成為四平保衛戰的可靠后方。

      四平失利,長春棄守后,蔣介石親到東北部署,命令在停戰當天占領新站、拉法。陳光得知后很著急,新站、拉法一丟,連接東滿與北滿糧食能源的鐵路運輸中斷,兩地必將因無法過冬而被迫放棄,東北局甚至已做撤往中蘇邊界的最壞準備。陳光趕到前線,組織山東主力一師、二師夜襲拉法,得手后圍殲新站之敵。一打長春和新站拉法戰斗的勝利是四平會戰一首一尾的兩仗,雖未改變會戰結果,但攻占長春有效支援了四平保衛戰,消耗了敵軍;而奪取新站、拉法則穩定了潰退局面,對后來的反攻起到大大推進前沿的作用,也是林彪所提倡的“打沒有命令的勝仗”和“積極的機斷專行”的典范。

       東北停戰后,部隊休整,剿匪,發動群眾進行土改,鞏固后方。主力部隊整編,陳光被任命為六縱(四十三軍前身)司令員。

      不知從何時,林彪對陳光的態度發生了變化。當陳光率六縱準備南下松花江過江偵察時,林彪借口有敵情,直接調走所有作戰部隊,把陳光晾在了南岸,若真有敵情,后果難料。一氣之下,陳光臥床不起,離開了六縱。后來林彪對人說:“有他(指陳光)無我,有我無他。”從兩次“委托代理”到“有他無我,有我無他”,這中間發生了什么事情,至今未見檔案披露和知情人口述的線索。陳光還蒙在鼓里。至少,陳光到四平送裝備與補給時,還是高高興興的。

      離開六縱后,陳光任松江軍區司令員兼哈爾濱警備司令員,主要負責哈爾濱警備和組織訓練后備兵援,同時教育改造了大批俘虜。還是在紅軍時代,編練新兵就是陳光的特長。

      遼沈戰役前,1948年6月陳光被任命為第一前指(十二兵團前身)副司令員兼“圍長指揮部”司令員,負責對長春的圍困。陳光回到前線,工作性質重點是敵工情報工作。陳光摸清了守軍兵力情況,搞到了長春地下排水系統的圖紙,找到了原總工程師,還派人找回了楊靖宇等烈士的頭顱。陳光僅保留四五個獨立師的圍困部隊,盡可能將主力部隊投入主攻錦州前線。10月14日主攻錦州打響后,幾乎同時,長春守敵派代表出城洽談起義事宜。長春守軍的起義被毛澤東稱為“合乎我們理想的解決”。遼沈戰役后,東北野戰軍改編為第四野戰軍,陳光被任命為副參謀長。

       1950年初,陳光就任廣東軍區副司令員兼廣州警備區司令員,隨即展開剿匪肅特、鞏固社會治安工作。剛過半年,則被中南軍區以“通敵、反領導、要逃跑”的罪名逮捕、軟禁。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后,被送往漢口關押。1951年,中南軍區上報中央,認為陳光案搞錯了,遺憾的是,在當時歷史條件下,由于各種原因,對陳光撤職、關押的錯誤處理未能得到及時糾正。1954年6月7日,陳光在關押中含冤去世,年僅47歲。

人民沒有忘記

     1974年起,陳光家屬開始向中央申訴,要求復查陳光案。直到1988年4月,軍紀委兩位工作人員向陳光家屬口頭傳達了經中央批準的中紀函〔1988〕10號,內容為“同意撤銷原定陳光‘反黨’的結論,恢復陳光同志的黨籍”。可以說,陳光案是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起冤案,平反時已經是整整“三十八年過去”。

     這以后,總政文化部出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將領傳》以大將規格收錄陳光傳略,《大百科全書》軍事卷、《辭海》1999版和2009版均收錄陳光條目。2005年出版的《七大代表名錄》也載有陳光條目。介紹陳光的文章陸續出現在各種報刊上,影視作品也不再避諱陳光的名字與身影。各地歷史紀念館,特別是他戰斗過的地方的紀念館,大都陳列了陳光的相片,介紹他的戰績。北京山東抗日根據地研究會編輯出版的“八路軍山東抗日根據地領導人”叢書,其中《陳光畫傳》是迄今唯一單獨成冊的陳光傳記。

      我們還通過民政部與武漢聯系,查找陳光墓葬遺骸。武漢民政局派人查閱檔案,實地勘查。雖然未能如愿,但也做出判斷,在復函中稱:“也許陳光同志仍在張公堤,50多年來,一直在保佑武漢人民的福祉。”如此回復,令我們不能不為之動容。

      2014年,山東肥城市將原陸房烈士陵園擴建為肥城市烈士陵園,選擇陳光逝世60周年紀念日6月7日,為陳光夫婦舉行安葬儀式。

      為紀念陸房戰斗,肥城市投資8000多萬元,在當年主戰場之一的鳳凰山麓建立陸房突圍勝利紀念館。遲浩田為紀念館題字。紀念館2015年8月入選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2015年9月18日落成揭幕。


       為擴建烈士陵園和紀念館,周邊一些村民的墓葬需要遷移,村支書只開了一次會說明情況,幾十戶村民十來天全部遷移。足見當地人民一如當年掩護八路軍傷員一樣,義薄云天,情深誼長。

      

       人民沒有忘記抗日英雄們,沒有忘記陳光。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 pk10如何学会看走势 快速时时正规吗 秒速赛车稳赚7绝招 pk10测试软件下载 幸运28大神预测 打鱼一夜输了5万 聚宝盆全能手机版 抢庄牌九官网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 重庆时时三星单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