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將帥風采

天津攻堅戰:劉亞樓靈活機動運用 毛澤東戰略戰術的光輝典范(上)
來源:《黨史博覽》2017年第12期  作者:徐 寧  點擊次數:2220
天津攻堅戰:劉亞樓靈活機動運用 毛澤東戰略戰術的光輝典范(上)
      天津戰役是解放軍在戰略決戰階段進行的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一次關鍵性的大規模的城市攻堅戰。它的勝利創造出一個“天津方式”(即使用戰爭的方法,在短時間內徹底消滅反動派軍隊,完整地解放大城市),促進北平的和平解放以及整個華北地區的解放。戰役于1949年1月14日10時發起,至1月15日15時結束,歷時29個小時,全殲國民黨守軍13萬余人。劉亞樓指揮的天津攻堅戰創造了在最短的時間內攻克敵重兵集團堅固設防大城市的先例,成為解放軍城市攻堅戰的經典之作。

勘察地形——決定緩攻塘沽,先打天津

     1948年12月30日,中央軍委任命劉亞樓為天津前線指揮部司令員。38歲的劉亞樓擔當起指揮34萬大軍攻打中國北方重要經濟中心城市的重任。

     遼沈戰役勝利結束后,國民黨華北“剿總”傅作義集團面臨著東北、華北解放軍的聯合打擊,已成驚弓之鳥。華北地區的國民黨軍是撤是守,舉棋不定。蔣介石和傅作義經過討價還價,確定了“暫守平津,確保海口,以觀時變”的作戰方針。

      毛澤東在1948年12月11日的電報中提出,在華北二兵團殲滅新保安之敵的同時,東面我軍則應依情況,力爭先殲滅塘沽之敵,控制海口。“只要塘沽(最重要)、新保安兩點攻克,就全局皆活了。”根據毛澤東“先取塘沽,后攻天津”的部署,林彪安排東北野戰軍七縱司令員鄧華、政委吳富善會同二縱、九縱首長商量塘沽作戰的任務,擬定作戰部署。

      塘沽地處天津以東海河入海口北側,西距天津45公里,是華北地區重要的海運港口。這里的港灣水比較深,冬天不結冰,可以停泊大型艦船,是華北國民黨軍與南京政府聯系和接受美援裝備及物資的通道口,也是國民黨軍海運南撤的唯一出海口。

      經過勘察地形和試探性攻擊,攻塘部隊一致認為:“塘沽東臨渤海,南臨海河,我們的部隊無法實行迂回,達成四面包圍,炮火也很難封鎖海口,敵人背海頑抗,實難斷敵后路,全殲敵人。除渤海、海河外,周圍河溝很多,寬僅3米左右……除鐵路與路東一條小路有橋外,其余不易通過,而敵人則可憑河溝坐守。西南和北面直到海邊,均為鹽田和草地,廣闊平坦,草地潮濕泥濘,挖溝有水,鹽田冬不結冰,不便徒涉,部隊難以展開攻擊。”在這樣的不利條件下打塘沽,部隊傷亡太大。


      三個縱隊的首長慎重研究后,決定聯名致電林彪,如實反映情況和意見。林彪接到電報也頗為慎重。先打塘沽,是毛澤東的電令。毛澤東的戰略思想是打殲滅戰,不讓華北一兵一卒有所逃脫。西線我軍已殲滅新保安、張家口之敵,實現了毛澤東設想的西線戰略計劃。東線我軍攻占塘沽,徹底斷絕華北敵軍的南逃退路,這也是毛澤東的戰略計劃。毛澤東這一時期發給林彪的電報,幾乎每次都提到塘沽。而前線指揮員的意見顯然是認為這一仗不打為好。為了慎重起見,林彪派劉亞樓去塘沽前線進一步實地勘察。


     12月26日,劉亞樓率特種兵司令員蕭華、東北野戰軍司令部作戰處處長蘇靜等抵達塘沽前線司令部,聽取前線指揮員的意見。劉亞樓聽完匯報后,冒著刺骨的寒風,踏著厚厚的積雪,來到前沿陣地查看地形。他認為,在現有條件下,用3個縱隊打塘沽,確實要付出很大代價,而且難以速決,況且敵指揮部已搬上軍艦,我們不能對敵形成包圍。如果繼續打下去,攻占塘沽有把握,全殲守敵則不可能。最大可能是殲滅一部,而大部分逃竄,結果是得不償失。更重要的是費時費力,將延長解放平津,解放整個華北的時間。經過周密的調查研究和廣泛聽取意見,劉亞樓首先提出,將先打塘沽改為先打天津的建議,得到了鄧華、吳富善等縱隊首長的一致贊同。劉亞樓和幾個縱隊的首長連夜共同簽署了給林彪的電報,詳細陳述了塘沽的地形和敵守備情況,并正式提出將先打塘沽改為先打天津的建議。

     隨后,林彪、劉亞樓共同簽署了給中央軍委關于改打天津的請求電報。“兩沽戰斗甚難達到殲敵目的,且因地形開闊,河溝障礙,我兵力用不上,傷亡大而收獲小,亦必拖延平津作戰時間。我在兩沽附近的部隊皆認為攻兩沽不合算。在此情況下,我軍擬以五個縱隊的兵力包圍天津,進行攻天津的準備。在我未攻擊前,如敵突圍則先打突圍之敵。如我準備成熟時,敵尚未突圍,則發動總攻殲滅天津之敵。”中央軍委接到電報后,當即復電:“放棄攻擊兩沽計劃,集中五個縱隊準備奪取天津是完全正確的。”

     劉亞樓對戰場情況的透徹掌握和勇于對全局負責的態度,積極建議中央軍委改變重大作戰計劃,在戰役關鍵階段能夠迅速扭轉不利局面,并直接影響整個戰局發展方向,得到中央軍委充分肯定。

制定作戰方針——集中優勢兵力,運用穿插分割戰術

      天津距北平137公里,津浦、北寧鐵路線在此交匯,是南北交通重要樞紐。天津市區地形的特點是南北長12.5公里,東西寬不足5公里。地勢低洼,河流縱橫。國民黨軍在日軍原有工事基礎上,耗費巨資,構筑城防工事。在天津環城挖有護城河。護城河內側筑有高約4米的土墻,墻上設有鐵絲網、電網等障礙物,修筑大小碉堡1000多個。在城防工事外,埋設了近4萬顆地雷,制造了10公里的“真空地帶”。國民黨軍天津警備司令陳長捷指揮13萬余人固守在此。

      基于天津守軍北部兵力強,南部弱,以及工事上南部強,中部兵力、工事皆一般的部署特點,1949年1月4日,劉亞樓明確了天津戰役作戰方針——“東西對進,攔腰斬斷,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圍殲,先吃肉后啃骨頭”。這個方針的要點,是首先求得東西貫通,以打亂敵人的防御體系,攔腰斬斷。

      劉亞樓歷來主張把戰略戰役指導通俗地解釋給全體指戰員,唯有“兵識將意”,讓戰士們不但知其然,還要知其所以然,才能使戰役方針變成每個人的自覺行動,進而轉化成戰無不勝的戰爭威力。為此,劉亞樓做了進一步解釋:天津地形南北長,東西窄,如果東西對進,容易實現攔腰斬斷,這樣既能很快打亂敵人的整個防御體系,又能自由地將兵力向兩翼擴張,達到分割圍殲的目的。“先南后北”消滅敵人,是因為南面敵人距塘沽近,怕他們跑掉,向北跑則不怕。“先吃肉后啃骨頭”是指突破之后,要大膽分割穿插,先易后難,先解決弱敵,對敵人盤踞的主要據點要先包圍起來,慢慢消滅它,力爭使其投降。正如劉亞樓1960年10月28日在《人民日報》上發表的《回憶天津戰役,更好地學習毛澤東軍事思想》文章指出的“我軍對天津市區的攻擊部署,是遵照著毛澤東主席‘每戰集中絕對優勢兵力,四面包圍敵人,力求全殲,不使漏網’的原則。根據敵人守備的特點和天津市區地形特點,根據力求在最短時間內解決戰斗并盡量使城市少遭破壞的要求而制定的”。

      最為體現劉亞樓用兵靈活之處,是在天津攻堅戰發起后。按照預定作戰計劃,是待打通中部金剛橋、金湯橋等海河中游各座橋梁,完成攔腰斬斷后,再先南后北圍殲守敵,但隨后的戰場態勢沒有按照原先的計劃發展,而是東西對進部隊在向中部地區攻擊的同時,主力就已提前分兵開始了對南北地區守敵的進攻。這樣的形勢發展,完全出乎陳長捷的意料。這一靈活決策源于劉亞樓早在1月7日,為加強攻城準備和戰場練兵的針對性,就提出的攻津作戰戰術三原則:一是突破前沿戰斗中,炮兵坦克的火力掩護、爆破組的開道、架橋組的架橋、尖刀連的勇猛攻擊,務必密切結合,做到“協同動作完滿”,“突破前沿有保證”;二是“應在思想上和部署上有打退敵反沖鋒的準備”,“把對付敵反沖鋒看成是消滅敵人的一種手段之原則和方法來組織打塌敵之反沖鋒”;三是在戰法上運用“先分割,后圍殲;先吃肉,后啃骨頭”的分割戰術。前兩個原則主要為解放軍東西對進部隊突破敵城防時應采取的戰術,即“先分割,后圍殲;先吃肉,后啃骨頭”的分割戰術。對此,劉亞樓十分形象地比喻說:“敵以13萬兵力防守天津,好像小孩子穿大棉襖——到處都是空。我軍以絕對優勢兵力進攻,最便于使用分割穿插戰術。”在第三個原則中,著重強調了進入縱深戰斗后應運用的戰術原則。

  

     劉亞樓要求各攻城部隊高度發揚猛烈穿插分割的戰術。“先頭部隊遇到堅固房屋和據點時,暫時不必進攻,只以少數部隊看守起來,主力繼續向前猛烈穿插。后續部隊當著先頭部隊停止不進時,應另找道路從側面往前穿插。要做到突破前沿后,無數小部隊穿墻越頂,像水銀一樣無孔不入。先將敵人的防御打亂,然后再一個一個地攻占強固據點。”縱深戰斗中,每個縱隊運用小部隊分割穿插,以連為戰斗單位,在攻擊目標明確的前提下,采取“三三制”和“四組一隊”戰術,對守敵展開分割圍殲。按照縱深作戰部署,縱隊、師、團、營、連均分別明確大的攻擊方向,多路進擊,迂回包抄。巷戰中,對敵據守的強固據點,采取先派部隊看守,大部隊繞行繼續直插猛進的戰法,不戀戰,不糾纏于一點一地的爭奪,而是迅速有效地首先完成分割,達到打亂敵人防御系統的目的,然后再逐一攻克守敵據點。


兵力使用合理有效——強攻部署,巧妙布局

     解放軍在天津戰役中投入34萬兵力,國民黨軍有13萬余人固守在此。盡管此時解放軍與國民黨天津守軍兵力對比達到2.6∶1的絕對優勢,同時東西兩大主要突擊集團擁有強大實力,但如果兵力配置使用不當,仍可能造成重大傷亡和損失,甚至遲延并直接影響解放天津進程。為此,劉亞樓與攻津部隊指揮員制訂了周密的兵力配置計劃,對突破守敵城防和縱深戰斗兵力配備做出具體安排。

      毛澤東十大軍事原則是經過戰爭實踐考驗過的制勝法寶,是毛澤東戰略戰術思想的集中表現。其中在攻城原則中的“強攻部署”這一戰術被劉亞樓在天津攻堅戰中加以運用。強攻部署是指一般在我兵力占絕對優勢的情況下,重點選擇兩個或者兩個以上方向進行主要突擊,做向心的機動,將敵人攔腰斬斷,而在其他方向上進行輔助突擊,以割裂敵人各個殲滅。解放軍制定的東西兩面為主攻方向,南面為助攻方向,北面實施佯攻的作戰方針,印證了強攻部署的原則。與此同時,劉亞樓還巧妙布局,將第一縱隊和第二縱隊這兩只“攻堅老虎”放在第一主攻方向并肩作戰。這是劉亞樓的一個創舉,是攻津作戰的一個亮點。這兩支英雄部隊在過去的艱苦斗爭中,經歷了無數次的戰斗考驗,涌現了許多的英雄模范連隊和英雄模范人物,都是敢打硬拼的英雄部隊。劉亞樓將兩支光榮的部隊放在一起,有這樣的考慮,一支部隊正因為有這種不服輸的勁頭,才有生龍活虎的作風和性格,用兩只“老虎”并肩突破,可以調動部隊間爭強好勝的心理,就像兩個人賽跑一樣,彼此都想超過對方,始終在競爭中前進,都爭著打硬仗當先鋒。

      早在入關時,劉亞樓就有“放虎歸山”的用意。他在動員會上同一縱首長說:“一縱隊是東北野戰軍的一只小老虎,錦州戰役中你們是總預備隊,沒有用上。遼西會戰,攻克錦州又沒有機會充分施展力量。到華北去那里有幾十萬敵軍要你們去消滅,有北平、天津等大城市要你們去解放,英雄有用武之地,你們可以在那里大顯身手。”劉亞樓的講話,極大地鼓舞了部隊,一縱上下無比自豪,士氣大振。天津戰役是東北野戰軍入關后第一仗。好鋼一定用在刀刃上,才有了劉亞樓上述的巧妙布局。


      另一支被譽為“老虎師”的部隊,劉亞樓部署為攻打天津的總預備隊。六縱十七師參戰是劉亞樓特意要求,經平津前線司令部同意的。因為十七師是一個長于巷戰攻堅的“老虎師”。當時六縱司令員洪學智、政委賴傳珠專門給劉亞樓打電話,強調十七師是六縱的一個鐵拳頭,攻北平還要用。劉亞樓說:“既然是只鐵拳頭,我正好先用用,先打天津,打完天津再說。”1月6日,十七師趕到天津西面楊柳青鎮集結。戰役總攻前,劉亞樓又將十七師作為攻打天津的總預備隊。戰斗開始后,十七師及時投入縱深戰斗,充分發揮巷戰中奮勇穿插分割戰術和爆破威力,發揚孤膽作戰精神,相繼配合兄弟部隊拿下敵守軍核心防守區,無愧于“老虎師”的稱號。

      劉亞樓在天津戰役中用兵嫻熟、巧妙,從而以較小的代價,迅速突破守敵防御體系,大膽分割穿插,徹底打垮了敵人整個防御部署,為解放天津發揮了重要作用。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 北京pk10违法吗 彩票达人app下载 pt电子游戏大奖视频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官网 斗地主赢钱 波音娱乐最新 时时有什么投注技巧 新时时走势 14场足球彩票玩法 通比牛牛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