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歷史珍聞

周恩來與《西游記》
來源:《黨史博覽》2014年第5期  作者:陳國民  點擊次數:2245
     《西游記》是周恩來讀的第一部長篇小說。20世紀50年代,周恩來曾兩次出國訪問,到了10多個國家。回國后的一天,他的侄女周秉德去西花廳看望他,周恩來風趣地說,走了十萬八千里,孫悟空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我也是孫悟空了!《西游記》是明代文學家吳承恩寫的一部長篇小說,可以說在中國是家喻戶曉。一代偉人周恩來與名著《西游記》也有著不少的緣,筆者在此就說說周恩來與《西游記》的故事。

■《西游記》是周恩來讀的第一部小說■
      周恩來在《周恩來自述》的開篇中就說:“我小時在私塾念書。從8歲到10歲我已開始讀小說。我讀的第一部小說是《西游記》,后來又讀了《鏡花緣》《水滸傳》和《紅樓夢》。”
      周恩來出生于書香世家。北宋的周敦頤被紹興寶佑橋周氏尊為始祖,周敦頤是儒家學者,為官的同時,傳道授業,著名理學家程顥、程頤是他的得意門生,朱熹是他的再傳弟子。周敦頤的《愛蓮說》膾炙人口,“出淤泥而不染”成為千古傳誦的名句。周家祖祖輩輩均是先讀書,考秀才、考舉人,然后做官。周家的慣例是男孩子5歲就得進家塾讀書,習顏體。周恩來的祖父輩親兄弟5人中,個個都讀書,考秀才,學師爺,后來有4位當上了知縣。而在他的叔伯輩中,竟有3位考中了舉人,做的官也就更大些。這是1964年8月2日周恩來在北京中南海西花廳對所有在京周家親屬講的。由于周恩來是過繼給叔父周貽淦為子,而周貽淦較早去世,所以嗣母陳氏便視他為掌上明珠。嗣母陳氏待他稍稍長大后,除了上學讀書外,便整天將他關在屋內,以避免周恩來在院內和那些小兄弟們鬧出意外來。嗣母或陪兒子做游戲,或講故事給兒子聽。對此,周恩來自己說5歲時嗣母就常給他講故事。孫悟空大鬧天宮的故事被她講得繪聲繪色。周恩來后來曾回憶說,“母親(指陳氏)總給我講故事,使我終日繞膝不去”。

      到了8歲,僅僅聽故事已不能滿足周恩來對知識的渴求。他知道外公的書房里有許多書,就纏著外婆要到外公的書房里去看看。外婆心里有數,書房是不能隨便亂翻的,但周恩來與別的孩子不同,就打開衣櫥,摸出一把長長的銅鑰匙,交給周恩來,并叮囑他不要在人多的時候進書房,以免你拿一本,他拿一本,把書翻亂了。懂事的周恩來把鑰匙收好,等到小伙伴們都出去玩了,才帶著鑰匙來到外公的書房。他一排排、一本本地尋找。突然,他眼前一亮,發現一部《繡像全本西游記》,打開一看,每冊書前邊都有圖畫。母親講過的故事,原來全寫在上邊,他高興極了。1946年9月,周恩來和美國記者李勃曼談及個人與革命的歷史時就談到了小時候讀小說《西游記》的事。


■毛澤東說的“鯉魚精”不是指周恩來■
     胡喬木在《胡喬木回憶錄》中談到,毛澤東在延安整風時曾說過:“我們希望各人擴大自己頭腦中的馬列根據地,縮小宗派的地盤,以靈魂與人相見,把一切不可告人之隱都坦白出來,不要像《西游記》中的鯉魚精,打一下,吐一字。”有人說這是意在告誡周恩來等人休想逃脫整風,這不是事實。實際上,這里毛澤東說的是王明。
      1930年11月,沈澤民攜帶共產國際十月來信到達上海,他先見了王明等人,使王明先了解到了來信內容。當他知道共產國際認為“李立三想把戰爭禍水引向蘇聯,這是蘇聯十分忌諱的”信的內容后,兩次給中央寫聯名信,把自己樹成反對“立三路線”的英雄,以突然襲擊方式向中央發難。善于謀劃的王明,想方設法充分調動與運用“同盟軍”的力量。原來因反“立三路線”受到打擊的,以何孟雄、林育南等為代表的江蘇省委的干部,以羅章龍等為代表的全國總工會和上海工聯的干部,也相繼卷入這場斗爭的旋渦之中。正當黨內出現領導危機之時,王明的恩師米夫來華。在米夫的壓力下,中央任命王明為江南省委書記。王明利用手中權力,采取停止工作、停發生活費、強迫遷移住處等手段,對反對他的人進行分化、拉攏。在突然召開的中共六屆四中全會上,王明成為候補中央常委,實際上開始執掌中央大權。
      中共七大籌備委員會主席是毛澤東,書記是王明。王明心里想做中央書記處的總書記。在任弼時從蘇聯帶回共產國際明確肯定以毛澤東為首的指示后,王明還是出版了與毛澤東思想明顯相對立的《為中共更加布爾什維克化而斗爭》的小冊子。在1941年中央召開的會議上,王明在會上不作自我批評,卻把責任推給博古、張聞天,強調博古是中央蘇區錯誤的負責人。鑒于此,毛澤東、王稼祥、任弼時一起多次找王明談話,王明不但不談自己的問題,反而攻擊中央方針。直到借口有病,根本不參加黨的中央會議。
      而延安整風剛開始時,在重慶的周恩來就要來延安整風的文件資料進行學習。1943年8月2日,中央辦公廳舉行大會,歡迎周恩來回到延安。在歡迎大會上,周恩來熱情贊揚毛澤東對中國革命的正確領導,表示了對毛澤東心悅誠服的信賴。不久,周恩來連續兩天在政治局會議上匯報南方局三年來的工作和對中央政策的認識與執行情況,并對過去工作中的錯誤作了初步檢討。他閱讀大量的檔案文件,寫了四篇共五萬字的學習筆記。在1943年11月至12月,周恩來多次作整風檢查。檢查發言的提綱寫得十分詳細。他在政治局會議上的發言,是整個會議中講得最細、檢查時間最長的發言。在會上,一些同志對周恩來的整風檢查提意見,有一些偏激之詞。甚至有人說,王明等已在黨內沒多大的危險,但經驗宗派的危險還未過去,因此仍是最危險的人物。這無疑加劇了會議的緊張氣氛。面對過火的批評,上綱上線,周恩來肯定也是有一定精神壓力的。但是,周恩來能正確對待這些不公允的指責,加之周恩來在檢查中對自己已經進行了一些過分的自我批評。因此,在中共六屆七中全會提議的七大主席團常委名單中,周恩來與毛澤東、朱德、劉少奇、任弼時一起作為組成成員,并在中共七屆一中全會上,被大會選為中央書記處五大書記之一。


             ■從周恩來家門口劃船就能到吳承恩家門口■

     周恩來故居位于淮安古城中心距鎮淮樓不足一里的駙馬巷。離故居大門不到50米,有一條過去供應古城人用水及排泄城市雨澇的小河,它就是文渠。從周恩來家門口經過的這段文渠是文渠的北支。它經過小人堂巷的紅板橋、府市口的大圣橋,又經過聯城的放生橋,再經過新城蓮花街上的通惠橋,就到了《西游記》作者吳承恩家居住的河下鎮上的竹巷街。吳承恩生活的年代,河下綱鹽集頓,鹽商紛紛投足。雖是區區彈丸之地,但巷陌之間,錦繡幕天,笙歌聒耳,河下更是有名的進士鎮。
      周恩來在任國務院總理期間仍多次同人說起文渠、河下。
     1958年7月,周恩來同淮安縣副縣長王汝祥談到了自己童年的往事:“小時候,我和小伙伴常常在文渠劃船打水仗,大人怕出事,把小船鎖起來,我們就悄悄把鎖敲掉,劃船遠游,嚇得家長們敲起大鑼,滿街巷吆喝尋找。”“一天中午,我和幾個小伙伴偷偷把船從文渠劃到河下去,我的嬸娘守在碼頭左盼右望,直到太陽落山,才見我們船影。她急忙跑步相迎,身子晃動一下,差點跌倒。我很怕,心想,這回免不了要挨懲罰!可嬸娘半句也沒責備,相反,一把緊緊地摟住我,眼淚刷刷往下淌。這比挨了一頓打還使我難受,我忍不住也哭了……”
      1960年,周恩來接見淮安縣委領導劉秉衡,在回憶童年生活的情景時說:“文渠呢,還有水嗎?”“小時候,我常坐小船,過北水關,到河下去玩。河下那時候可熱鬧呢!”可見文渠給這位偉人留下的印象是多么的深刻。文渠同淮安的其他名勝古跡一樣,是淮安古老文明的象征。
     《西游記》作者吳承恩不僅是小說大家,還是治水高手。周恩來祖上懂治水的人也很多,周恩來自己也十分重視治水。周恩來曾說:“解放后20年我關心兩件事:一個是水利,一個是上天。這是關系人民生命的大事。我雖是外行,也要抓。”


■周恩來左手緊搭“齊天大圣”的腰部,懷抱“小羅猴”合影留念■

     1957年12月中旬的一天,浙江紹劇團接到上級通知,要劇團赴上海進行招待演出。劇團到上海后,團里通知所有演員不要隨意外出。大家感到這次演出十有八九是招待中央領導的。高興之余,南猴王六齡童不免有些擔心,二兒子小六齡童才8歲,似懂非懂,要緊關頭不知聽不聽使喚。盡管他已跟父親演了5個年頭,在《大鬧天宮》中扮演羅猴也挺機靈,然而畢竟年幼無知,倘若出了洋相,豈不誤事?誰知當六齡童把這種擔憂告訴兒子時,小家伙竟然眨著小眼睛要父親放心,表示一定做只“乖小猴”。
      12月14日晚,演出準備就緒,六齡童按照自己平時的習慣,在登臺前5分鐘才開始描金粉。正在這時,有人跑到六齡童身邊告訴他:周總理來了。這下,六齡童顯得緊張了,描金粉的手總是微微地顫抖,幾次都勾不準眼眶,只能比平日勾得粗一點。
      演出開始了。頭場是陳鶴皋扮演的李天王率先登臺,其后是七齡童扮演的楊戩,陸長勝扮演的太上老君,校昌順扮演的太白星君,小七齡童扮演的哪吒,小六齡童扮演的羅猴……
      戲演得十分順暢,戲幕重新拉開,臺上臺下掌聲一片。此時,早有兩人抬著只大花籃送到演員面前,隨后是周恩來陪同外賓走上舞臺。周恩來伸過手來,一下子將六齡童的手握住,六齡童趕忙用左手將周恩來的手撫住,周恩來又用左手覆上六齡童的手背。一種難以抑制的激動使六齡童的眼睛變得模糊了。周恩來說:“我是紹興人,看紹劇可還是第一次。你們演得很好,外賓看了很滿意。”接著,他還問六齡童的名字、歲數,六齡童一一作了回答。周恩來夸獎六齡童的武功不錯。六齡童說:“這是總理對我的鼓勵。”接著,周恩來又問到紹劇的曲調,六齡童告訴他主要是“二凡”和“三五七”兩種。周恩來點了點頭,回身把六齡童的兒子小六齡童抱住,然后將他擎起,懸空舉著。看周恩來十分高興的樣子,一定是感到這小孩在戲中扮演天真無邪的羅猴時太逗人喜愛了。周恩來用手拍著孩子問:“你幾歲了?” 小六齡童答道:“8歲了!”周恩來十分滿意地對六齡童說:“文藝事業需要接班人,你要把后一代帶出來,多培養幾個小六齡童呀!”說著,他放下孩子,與所有演員握手。隨后,周恩來又招呼六齡童和小六齡童過去,他右手抱起孩子,左手緊搭六齡童的腰部,讓記者拍照留影。
      臨走時,周恩來又對演員們說:“這次來觀看你們的演出,是陳毅副總理推薦的。歡迎你們到北京來,向毛主席作匯報演出。”
      后來,毛澤東觀看了這出戲,詩興大發,寫下了著名詩篇《七律·和郭沫若同志》。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 全天时时计划 931彩票 贵阳麻将规则 时时彩有什么办法稳赚 欢乐二人雀神怎么玩 腾讯分分彩计划人工计划全天 网赌MG是不是人为控制 好博彩票平台 北京pk10最稳办法 pk10宝宝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