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一代風流

解放初期保衛上海領空的戰斗
來源:《黨史博覽》2014年第2期  作者:李維民  點擊次數:2056
      上海解放后,特別是1950年2月6日,國民黨空軍對上海進行大規模轟炸以后,上海軍民在陳毅的領導下,進行了一場保衛上海領空的戰斗。在這場斗爭中,鍛煉了解放軍第一批高射炮兵部隊,訓練和裝備了解放軍第一個航空兵旅,建立了解放軍第一個雷達營、第一個對空監視哨營和第一個探照燈團,奪得了上海及其周圍地區的制空權,保護了上海的工農業生產和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


■陳毅要求把上海的天空保護起來■

      1951年春,華東軍區防空部隊兼上海防空部隊決定創辦《華東防空》報,當時筆者參與了報社的組織籌建工作,并擔任編輯組組長。有一天,筆者去上海市人民政府,請華東軍區司令員兼上海市市長陳毅題字,陳毅題寫了《華東防空》報頭,又寫了“要以最大的防空努力,把祖國的天空切實保護起來”的題詞。陳毅一直非常關心并親自領導上海的防空作戰和部隊建設。上海解放后,國民黨蔣介石集團曾揚言,要用飛機轟炸,把上海變成一個沒有水、沒有電的黑暗、癱瘓的城市。陳毅多次召集上海黨政軍領導開會,部署上海的防空任務。他說:我們解放了上海,只解放了領土,還沒有解放領空,上海只能算解放了一半。不掌握制空權,上海是不能生存的。他要求把上海防空部隊迅速建設起來,把上海的天空保護起來。
      1949年下半年,國民黨空軍不斷侵犯上海,但規模還不是很大。后來,在蔣介石督促下,國民黨空軍在舟山擴建機場,調集了大批飛機。1950年2月6日中午,國民黨軍出動B-24、B-25轟炸機和P-51、P-38戰斗機共17架,分四批輪番轟炸了上海電力公司、滬南及閘北水電公司等地。當時解放軍在上海只有兩個組建不久的高射炮團,一個高射機槍排,一個還不能發揮作用的雷達隊,設了幾個對空監視哨,很難制止國民黨軍飛機的狂轟濫炸。        那天,國民黨軍飛機在上海投彈60多枚,毀壞房屋千余間,市民傷亡1300余人。上海幾個主要發電廠和自來水廠都遭到了嚴重破壞,上海市的發電量由15萬千瓦一下降到4000千瓦。有的高樓電梯懸在半空,市民的馬桶無法沖洗,絕大部分工廠被迫停產,上海的經濟受到重大損失。臺灣當局和美國的報紙、電臺以此大做文章,潛伏在上海的國民黨特務乘機造謠破壞,上海市民的情緒和社會秩序受到很大影響。
       “二六”轟炸后,陳毅立即在市政府召集上海黨政軍負責同志開會,布置搶修、搶救和各種應急措施,動員全市人民投入反轟炸斗爭。陳毅那天在辦公室工作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又去被炸的楊樹浦發電廠視察,與工人一起研究,爭取在48小時內恢復部分發電。同時把現有的高射炮調到尚未遭破壞的法商電力公司去作重點保護。


■解放軍第一批防空部隊組建■

      為加強上海防空的組織領導,在上海人民防空委員會之下,設立了以淞滬警備司令部司令員兼政委郭化若為主任,揚帆、曹漫之為副主任的防空治安委員會和防空治安指揮部。淞滬警備司令部還設立了高射炮兵指揮所,除指揮原在上海的高炮第十一、十四團外,中央軍委又急調在沈陽防空學校受訓的高炮第十七、十八團,于2月中旬趕到上海。這四個高射炮團重點保護發電廠、火車站、機場、碼頭、油庫等要地,兼顧工業區。
      高射炮團的指戰員,大部分來自步兵,多數出身于工農家庭,文化程度不高,但他們為迅速掌握現代防空武器的技術,學習非常刻苦。當年筆者訪問過一名高炮連的測距手,叫黎加斌。過去他只能歪歪斜斜地寫些簡單的字,而掌握測距機,卻需要有代數、三角等數學知識。他刻苦地學、刻苦地練,經常背著測距機到野外測量,寒風吹得睜不開眼,手腳凍得發麻,他還不停地練習。只要發現天空有飛機或大鳥,馬上練習捕捉目標,開始時測量差距很大,但他細心琢磨,測過之后比了又比,量了又量,反復練習,終于在測量準確程度上創造了華東防空部隊的最高紀錄。有的高射炮手在戰爭年代使用過六○炮,一門六○炮大大小小有70多個零件,而一門普通的高射炮就有上萬個零件。戰士們一時掌握不了復雜的技術,“二六”轟炸時眼看炸彈一顆顆落下來,工廠冒起濃煙,他們的心像被撕碎了一樣。“二六”轟炸后,他們一面作戰,一面加緊訓練,突擊學習理論知識,及時總結實戰經驗,軍事技能迅速提高。
       3月1日,根據中央軍委的命令,華東軍區航空處機關人員從南京遷到上海,與淞滬警備司令部防空處和上海防空指揮部合并,組成淞滬防空司令部,郭化若任司令員兼政委。
      為加強上海地區對空監視系統,華東軍區將在松江的警備第八旅第二十四團第一營調到上 海,改建為解放軍第一個對空監視哨營。在上海市區的制高點和川沙、南匯、奉賢等縣沿海地區,設立了十幾個對空監視哨。這些監視哨的條件很艱苦,有一個監視哨站,設在一個偏僻荒涼的地區,周圍幾公里沒有一個村莊,買油鹽和豆腐都要跑出7.5公里路,他們自己買菜,自己做飯,自己搭起很簡陋的房子居住。市區的監視哨,大多設在高樓大廈的最頂層,樓內是飯店、酒吧、舞廳。戰士們只能在大樓頂層,在烈日、寒風、大雨中,日夜不停地監視著高空,許多戰士因長期勞累而熬紅了眼睛。
       對空監視最有效的是雷達。上海解放后,淞滬警備司令部防空處將接收的國民黨的部分雷達技術人員和幾部日軍侵略時期遺留下來的舊雷達,組建成解放軍第一個雷達隊。但這些雷達在國民黨時期,就沒有修好,發現不了飛機,不能發揮作用。“二六”轟炸后,陳毅指示,從上海交通大學電機系抽調即將畢業的21名大學生,來雷達隊幫助工作,又先后請交大的蔣大宗老師和上海國際無線電臺的錢尚平總工程師進行指導。他們在沒有圖紙,又缺乏設備和技術的條件下,克服重重困難,日夜奮戰一個多月,終于修復雷達,并使之有效地發揮了對空監視作用。5月,上海防空司令部電信營(即雷達營)正式組建。


■援助上海的蘇聯防空軍■

     在加強解放軍防空部隊建設的同時,“二六”轟炸后,中國政府與蘇聯政府達成協議,蘇聯決定派遣由莫斯科防空軍的巴基斯基將軍率領混成航空兵集團3000多人支援上海防空。“二六”轟炸后沒幾天,巴基斯基將軍乘專機抵達南京,當晚乘火車到達上海。第二天上午,他參加了由陳毅主持召開的研究上海防空部署的會議。華東軍區副司令員粟裕也從南京來到上海,協助陳毅指揮上海防空作戰。蘇軍指揮機構和兩個飛行團,一個探照燈團,一個雷達營,陸續來到上海,負責擔任以上海虹橋機場為中心,150公里半徑(向東不超出海岸線)地區的防空任務。
       為改善上海機場的條件,以適應蘇軍噴氣式飛機的起降,“二六”轟炸后,上海黨、政、軍、民總動員,突擊修建和擴建江灣、大場、龍華、虹橋機場。陳毅號召,以移山填海的氣魄,排除困難,爭取時間,像打淮海戰役那樣,打贏上海防空這場新的戰爭。參加修建機場的人達到20多萬,動用車輛1000多臺,運送砂石的船隊擠滿了黃浦江。為支援上海防空,周恩來還親自組織,從東北、華北、中南等地區調撥了大批糧食、物資運到上海。
       當時筆者曾多次去各機場采訪,看到參加施工的軍民夜以繼日地突擊勞動,蘇軍官兵也參加修建機庫等設施。進入3月,南方雨季來臨,蘇軍士兵勞動時滿身泥水,但他們見到中國同志滿面笑容,非常友好。值得一提的是,這支蘇軍部隊不但軍事技術好,而且紀律嚴明。當時解放軍尚未實行軍銜制,干部與戰士只是上身的軍衣有一點不同,很難區別。但是在機場站崗的蘇軍士兵,只要見到身穿干部服的解放軍人員,都很鄭重地敬禮。許多雷達和探照燈點站,分散設在上海郊區和周圍各縣的農村中,吃、住條件都比較差,蘇軍官兵克服困難,與解放軍官兵密切合作,關系很融洽。淞滬警備司令部派出1萬多人,擔負各機場和蘇軍分駐各地點站的警戒任務,保證了蘇軍和防空設施的安全。
        經過一個月的努力,擴建機場和設立對空監視哨、雷達站、探照燈點的任務基本完成,蘇軍航空兵部隊也進入戰備狀態。仍在夢想炸毀上海的國民黨空軍,沒有發覺上海的防空體系已建立起來。3月14日,國民黨空軍的飛機仍有恃無恐地向上海飛來。11架B-24型轟炸機和2架P-51型戰斗機,在突襲上海龍華機場和江南造船廠時,遭到駐守該地的高射炮第十一團猛烈射擊,3架敵機被擊傷,倉皇逃竄。同一天,在上海北面徐州一帶,國民黨空軍1架B-25型轟炸機被蘇軍巴基斯基部隊擊落。3月23日,一批企圖侵犯上海的國民黨飛機,突然遭到我方飛機迎擊,1架敵機被擊落。接著在4月,國民黨2架P-51飛機,又在上海外圍的金山衛上空被擊落。4月28日,1架P-38型飛機又在橫沙以東上空被擊落。另1架飛機被擊傷,在返回舟山群島時墜落。


■上海市民喜看夜空激戰■

       國民黨空軍在白天連遭挫折后,改為夜間飛行。5月11日,當夜幕降臨,人們尚未入睡時,上海市內突然響起警報聲,萬家燈火驟然熄滅,接著有無數道強烈的探照燈光射向上海夜空。1架竄進市區上空的B-24型重型轟炸機,立即被交叉的探照燈光咬住。敵機慌亂地東扭西拐,但躲不開一支支雪亮的“利劍”。這時,蘇軍殲擊機進入待戰空域,隨即向敵機開火,地面高射炮部隊的戰士們,看到敵機進入高射炮火力范圍,也抓住戰機,猛然射擊,朵朵火花與探照燈光交織在一起。此刻,許多上海市民不再躲藏,紛紛跑到室外,仰首觀看這五光十色的空中夜景。敵機在強烈的燈光下搖搖晃晃,然后突然像流星似的向浦東墜去,隨著一聲巨響,火光映紅了浦東塘橋鎮夜空。接著,從上海市區的各個角落,傳出人們祝賀解放軍空戰勝利的掌聲和歡笑聲。然而,因未接命令擅自開炮的高射炮兵指揮員,卻受了嚴厲的批評和處分。因為敵機是被我空軍擊落的,地面高射炮不能隨便開炮,幸好沒有發生擊中自己飛機的事故。
       這一勝利,極大地鼓舞了上海軍民,在國內外也引起很大反響。國民黨原企圖把舟山當作對上海以至華東地區實行封鎖,進行轟炸、襲擾的基地,但在解放軍攻占舟山外圍許多島嶼,正向舟山群島中心的定海進逼,以及上海防空力量增強,對舟山群島的國民黨空軍形成嚴重威脅的情況下,蔣介石不得不決定將國民黨空軍撤離舟山群島。
舟山群島的解放,解除了國民黨軍近程飛機對上海地區的威脅,標志著“二六”轟炸后上海防空斗爭的勝利。5月底,上海黨、政、軍、民負責人和各界代表歡聚一堂,陳毅主持召開了總結表彰大會。


■解放軍獨立肩負起上海的防空任務■

      1950年5月,根據華東軍區的決定,在上海防空司令部工作的原華東軍區航空處人員返回南京,建立華東軍區空軍司令部。淞滬警備部隊又調出一批干部充實上海防空司令部。6月,朝鮮戰爭爆發,美國第七艦隊侵入臺灣海峽。7月,蘇聯決定支援上海防空的巴基斯基部隊于10月回國,其武器裝備作價后賣給中國。解放軍決定聘請蘇軍防空顧問來華。
       為做好接收蘇聯巴基斯基部隊武器裝備的準備工作,7月,華東軍區遵照中央軍委的指示,決定由上海防空司令部統轄駐上海的防空部隊及空軍部隊,組織領導各部隊在巴基斯基部隊幫助下,進行突擊訓練,并接收巴部的武器裝備。8月,華東軍區空軍領導機關由南京遷到上海,與上海防空司令部合并,聶鳳智任華東軍區空軍司令員兼上海防空司令員。
       剛剛由陸軍改編的解放軍第一支航空兵部隊——空軍第四混成旅,率第十、十一兩個團,于7月下旬和8月上旬,先后移駐上海。上海市人民政府特地組織盛大歡迎儀式,讓空軍指戰員乘車經過繁華的四川路、南京路、淮海路,意在向上海全市人民宣告,我們有自己的空軍了。第四混成旅第十團,先后駐上海龍華、大場、虹橋機場,隨蘇聯米格-15噴氣式殲擊機團訓練,并準備接收該團38架米格-15殲擊機和設備。第四混成旅第十一團駐上海江灣機場,由蘇軍的拉-11活塞式殲擊機團幫助訓練,并準備接收該團39架拉-11殲擊機和設備。這兩個團的飛行干部和飛行員,大都是從解放軍航校中調來的,他們已有一定的理論和技術基礎,在蘇軍幫助下,又進行了理論和實踐的突擊訓練,很快掌握了駕駛米格-15和拉-11殲擊機的技術。地勤分隊經過突擊訓練,也基本掌握了維修飛機的技術。經過三個月的努力,訓練任務圓滿完成。從1950年10月19日起,第四混成旅正式擔負起上海的防空任務。
       8月10日,解放軍的第一個探照燈團在上海成立。團的領導干部是從華東軍政大學和上海警備部隊選調的。主要成員是華東軍政大學的790名學員,還有從地方分配來的一批大學生,從上海市吸收的司機等技術人員。探照燈團一成立,就投入緊張的訓練。當時的學習條件很差,房子是臨時搭的草棚,用蘆葦擋風,桌子、凳子都是在木樁上釘一塊窄板條。專業課目都由蘇軍當教員,學員沒有課本,全靠自己記筆記。他們平均每天學習10至12小時,經過20多天緊張的學習,干部學會了基本的指揮程序和兵器概要知識。然后學員分赴蘇軍探照燈團指揮所和各個駐防點,由蘇軍官兵一對一地教我軍指戰員指揮和操作。這期間,陳毅曾聽取探照燈團領導干部的匯報,并去探照燈團觀看演習。經過一個多月的幫教,解放軍指戰員掌握了各項基本技能,順利地接收了蘇軍探照燈團的36部雷達和36部跟蹤探照燈等全部裝備。
      華東軍區空軍上海防空司令部的干部,重點向蘇軍學習空戰指揮、防空指揮和各項勤務保障理論知識及工作方法,經過突擊訓練,已能夠勝任上海防空任務,完成了解放軍第一代防空指揮所的建設。解放軍高射炮兵和雷達部隊,也得到蘇軍很多幫助。
       經過三個月突擊訓練,完成了移交的各項準備工作,1950年10月,在上海虹橋路指揮所,舉行了巴基斯基部隊武器裝備移交簽字儀式,陳毅和巴基斯基將軍代表雙方簽字。10月27日,解放軍正式接替了巴部的防務。陳毅于10月23日在給毛澤東的報告中寫道:“滬市防空,今后只能依靠我們自力防衛。”

■解放軍牢牢掌握了上海的制空權■
      1950年11月30日,華東軍區黨委向中央軍委建議,華東軍區空軍司令部與上海防空司令部分開。12月7日,軍委復電同意。原華東軍區空軍司令部人員返回南京,上海防空司令部重新組建,郭化若兼司令員和政委,王智濤任副司令員。1951年3月初,根據華東軍區的決定,華東軍區防空司令部由南京遷往上海,與上海防空司令部合并為華東軍區防空兼上海防空司令部,郭化若仍任司令員兼政委,賀敏學、王智濤任副司令員,劉文學任副政委。
      在華東軍區防空兼上海防空司令部的統一指揮下,上海防空部隊與駐上海的華東軍區空軍航空兵部隊和海軍東海艦隊航空兵部隊密切協同,共同擔負起上海的防空任務。
      解放軍獨立擔負起上海防空任務之后,繼續保持了在上海及其周圍地區的制空權。再不敢輕舉妄動的國民黨空軍,在20世紀50年代初期那幾年,仍不時地竄擾上海周圍地區。擔任上海防空任務的部隊,不斷給來犯的敵人以沉重打擊。
      當年筆者曾訪問過在上海打落兩架敵機、打傷一架敵機的飛行員宋中文(后來曾擔任空四軍副軍長),他給筆者講述了1953年7月25日空戰的情形。那天上午,6架敵機分三批偷偷地向上海防空區飛來。沒等敵人來到,我軍就準確地掌握了敵機的架數、機型、航速和航向,我軍戰鷹一批又一批騰空而起。敵人的第一對飛機,剛剛進入上海防空區,就被我軍第一批飛機截住。第二對敵機見勢不妙,扭頭向西南方向逃跑。這時,宋中文和僚機飛行員加大油門,朝著地面指揮員指揮的方向追去。他們先在海面上看到兩個黑點,判定是飛機的投影,就直追上去,果然發現了兩架編隊飛行著的敵機。敵人一見他們追來,立刻慌忙逃竄。宋中文叫僚機飛行員追上敵人的僚機,自己緊緊盯住敵人的長機。被宋中文追趕的敵機非常狡猾,鉆上翻下,東歪西斜,不給宋中文攻擊機會。宋中文緊追不舍,敵人往云里鉆,他就飛到云里打;敵人貼著海面逃,他就貼著海面打。敵機還沒有逃出上海防空區,在剛一轉彎時,宋中文瞅準它的機頭扣動電鈕,敵機應聲栽入大海。宋中文打掉敵人的長機,又向敵人的僚機追去。他一邊追,一邊打,把那架僚機打傷兩次,趕出了上海防空區。
       經過幾年的努力,擔任上海防空任務的指戰員,像陳毅要求的那樣,真正把上海的天空保護起來了,使當時全國的經濟中心上海,再沒有遭到國民黨軍飛機的轟炸,有力地支援了上海以及全國的經濟建設。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 pk10走势图杀码技巧 宝贝全 北京福彩pk10直播视频 澳洲10全天计划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 足彩串中奖规则 兰斯 官网好运来app下载 老虎机论坛虎 mgm美高梅网址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