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研究動態

瞿秋白調離上海與留守蘇區的事實真相(下)
來源:《黨史博覽》2019年第2期  作者:曹春榮  點擊次數:661

■瞿秋白“不得不留”的原因■

那么,當時瞿秋白是否就是因為博古或博古們的忌恨、迫害而“不得不留”?他留在蘇區有正當理由嗎?

回答上述問題之前,不妨先來看看時任中共中央組織局主任的李維漢的相關回憶。他說:

長征前,干部的去留問題,不是由組織局決定的。屬于省委管的干部,由省委報中央;黨中央機關、政府、部隊、共青團、總工會等,由各單位的黨團負責人和行政領導決定報中央。決定走的人再由組織局編隊。中央政府黨團書記是洛甫(即張聞天),總工會委員長是劉少奇,黨團書記是陳云,這些單位的留人名單,是分別由他們決定的。部隊留人由總政治部決定,如鄧小平隨軍長征就是由總政治部決定的。

中央政治局常委決定留下一個領導機關,堅持斗爭,叫中央分局。成員有項英、陳毅、瞿秋白等同志,由項英負責。關于留人問題,我沒有參加意見,也未過問,是由中央政治局常委討論決定的。

引文中提到的中央組織局,相當于后來的處理中央日常事務的中央書記處;中央政治局常委有博古、洛甫、周恩來、項英和陳云。作為中央組織局主任的李維漢,他的回憶具有權威性。這個回憶確切地說明了長征前夕,干部的去留是依據什么原則、走什么程序決定的。它十分清楚地表明,事情并不像一些不負責任的回憶人和論者所說的,誰去誰留的生殺大權操于博古一人之手。

誠然,博古自己也在19431113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發言說過:“當時三人團(博、李、周)處理一切。干部的處理我負全責。”“三人團”是1934年夏經中共中央書記處(政治局常委)決定成立的,負責籌劃紅軍主力撤離中央蘇區,實行戰略轉移的最高決策機構。博古分工負責政治,因而他要對干部的處理負全責。但他在這個問題上就一定搞了宗派主義,借機“拋棄”瞿秋白,置他于死地了嗎?假如我們不是從“博古是王明‘左’傾路線的代表、‘王明團伙’的副帥”的既定概念出發,對這個問題的判斷就會更客觀、更準確。

前面已說到,當時干部的去留都是革命斗爭的需要,黨的需要。對瞿秋白的留下,也應當這么看。瞿秋白時任中共中央分局委員兼任分局宣傳部長、《紅色中華》報編委會主任。這些職務跟他此前擔任的中央政府教育部長兼藝術局負責人、《紅色中華》報社長兼主編、蘇維埃大學校長等職務,以及他一向具有的理論、宣傳特長是吻合的、相稱的。尤其是為嚴格保守紅軍主力突圍轉移的秘密,蒙蔽敵人、遲滯敵人的行動,中共中央除部署中央政府辦事處一如既往地履行全部政府職能外,還特別要求《紅色中華》報照常以中央政府機關報的名義編輯、出版、發行,并且版式、欄目、印紙、出版周期等都不變,總之一切照舊。要在整個編輯部嚴重缺人手,通訊員隊伍不復存在,組稿、編稿、排版、校對等各個環節都困難重重的情況下,保證報紙的照常出版發行,實在非同小可。能擔當此重任的,自然首推瞿秋白。事實證明,瞿秋白不負黨中央重托,雖艱難卻出色地完成了這項任務,作出了自己的重大貢獻。直到紅軍主力撤離中央蘇區后近一個月,國民黨軍隊才敢放膽靠近、“收復”中央蘇區核心地區。這也表明,中共中央和博古選擇瞿秋白留下,是出以公心,也是對頭的。

瞿秋白被留下,還有他自身的原因,那就是他“身患肺病,健康極差”,難以承受長途跋涉的艱難險阻、戰事襲擾及醫療困難。就連當時身體不錯,“一天跑60里毫無問題,80里也勉強”的董必武,事后也坦率承認:“假使在出發前,就知道要走25000里的路程,要經過13個月的時間,要通過無人跡無糧食的地區,如此等類,當時不知將作何感想,是不是同樣的堅決想隨軍出發呢?這都不能懸揣。”留下瞿秋白只是權宜之計,“原要潛入上海”去工作和治療的。對年近花甲的何叔衡的安排,也和瞿秋白一樣,打算最終讓他和瞿秋白一起“潛入上海”。這個細節,也是由朱德在1937年春對史沫特萊披露的。此外,項英對瞿秋白重病臥床必須留下,感到非常惋惜。這也證實了朱德的說法,反映了當時的真實情況。

有人以毛澤東、王稼祥等人為例說,既然博古能安排他們坐在擔架上走完長征,為什么不能同樣安排瞿秋白坐擔架長征呢?這不是博古有意“拋下”他不管,而任其死去嗎?抱這樣一種想法的人委實有點小兒科。殊不知各人情況不一樣,不好簡單類比。若以毛、王論,其一,毛澤東一向被說成是博古的頭號打擊、排擠對象,而王稼祥也在此前已與博古發生分歧。博古卻不管這些,依然讓他們享受特別照顧,參加長征。這不正好說明博古在高級干部去留問題上,沒有搞宗派主義嗎?其二,毛澤東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主席、中革軍委委員,且在紅一方面軍中有著極深而廣的人脈關系;王稼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革軍委副主席兼總政治部主任。作為紅軍長征最高領導、指揮機關——中共中央、中革軍委的主要成員,毛澤東和王稼祥自應被抬著去長征。而瞿秋白沒有這種必要性,有另外的重要工作等著他去做。其三,毛澤東往往因為焦慮、氣不順和勞頓過度而生病,病情相對和緩平穩;王稼祥主要是槍傷及腸,病情也相對平穩。而瞿秋白的肺病則兇險得多,因此他身上隨時帶著青霉素應急。像瞿秋白這么一個病人,誰能打包票說他一樣能安全坐擔架走完長征?

有人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人民委員會主席的張聞天在延安時期的相關回憶,以及時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國民經濟部部長的吳黎平在多年前的相關回憶,證明博古阻撓瞿秋白參加長征。張回憶說,長征前“高級干部(的去留),則一律由最高‘三人團’決定”。瞿秋白曾向他要求同走,他表示同情,便向博古提出,“博古反對”。吳的回憶說,他聽到“中央局決定”不讓瞿秋白同志走,心里很難受。一方面請毛澤東給中央局說說(改變決定),毛澤東說他說過,“但他的話不頂事”。一方面向張聞天提出了同樣的請求。“聞天同志說:‘這是集體商量決定的,他一個人不好改變。’”這兩個事例并不能說明問題。第一,無論是張聞天的回憶,還是吳黎平的回憶,都明白無誤地說明:長征前夕高級干部的去留,是由黨的領導機關集體研究決定的,而不是由博古一人操控的;第二,博古在組織上決定高干的去留后,不管何人來說,都不再作有違組織決定的改變,正好表明他是個組織紀律觀念和原則性都很強的領導人(當然,因為這一點,也一定程度地導致了他的教條主義錯誤);同時也正好給他的“黑面木偶”的外在形象,作了本質方面的注腳。

最后,瞿秋白在得知自己被留下時的反應,尤其是他在紅軍主力撤離中央蘇區后,忠實而積極以至奮不顧身地履行自己職責時的出色表現,也從一個側面否定了他被拋棄的說法。

在瑞金和瞿秋白是“摯友重逢”的吳黎平,長征前夕曾請秋白到他家吃飯。其時瞿秋白已經知道自己被留下,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面對曾經朝夕相處而今一旦分別的戰友、同志,不免有很濃的離情別緒。然而,這情緒加酒勁并沒有使他消沉。吳黎平回憶道:“他奮激地說,你們走了,祝你們一路順利。我們留下來的人,會努力工作的。我個人的命運,以后不知怎么樣,但是可以向戰友們保證,我一定要為革命奮斗到底。同志們可以相信,我雖然歷史上犯過錯誤,但為黨為革命之心,始終不渝。”瞿秋白的這番表白,無疑出自他堅強的黨性和對革命終將勝利的信心,同時也應視為他對自己被留下堅持斗爭的理解和自覺執行。這既有他的一貫言行實踐可以作證,更有他此后的斗爭業績和風范可以說明。

■瞿秋白等英勇就義,博古不得不說了違心的話■

1935211日晚,瞿秋白同鄧子恢、何叔衡等人化好裝,離開瑞金向贛閩交界處的四都山區轉移,不料竟被敵人捕獲。因不屑賣身投敵,他最后遭敵毒手,英勇就義于長汀羅漢嶺。有人又把他的死,歸咎于博古沒有帶他長征。這顯然不公平。

瞿秋白出身于破落的封建士大夫家庭,自幼目睹社會的種種不合理現象,成人后即抱改造社會之志。他參加了五四運動,1920年秋便去了十月革命的發源地——俄國,次年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這使他很早就開始接觸、研究馬克思主義,并終生實踐之。他深知,要實現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終極理想,“客觀上無論如何也逃不了最尖銳的階級斗爭,以至無產階級專政——也就是無產階級統治國家的一個階段”。如此尖銳、劇烈的社會革命,無疑要有一部分自覺的犧牲者。瞿秋白自己就甘心做這樣的犧牲者。為了理想,“他能夠毅然決然拋棄屬于他的原來的階級的一切——溫暖的家庭,相當優越的地位,對于舊的事物(如做舊詩詞和刻圖章之類)的癖好——轉變為真正的人民戰士,轉變為優秀的布爾什維克,到最后為無產階級而貢獻他的生命”。無論是在嚴酷的白色恐怖籠罩下從事黨的地下工作,還是在艱苦的物質條件下做著蘇維埃的各項事情,瞿秋白都以對黨對人民對無產階級革命的無限忠誠,奮不顧身。他在突圍轉移途中被敵人捕獲后的表現,是他的崇高理想和革命精神合乎邏輯的發展與體現。

瞿秋白被俘后,敵人曾用盡手段對他“軟化”,企圖讓他“歸順”。但他堅貞不屈,敵人終于忍耐不住。193562日,蔣介石給蔣鼎文發一道密令:“瞿秋白即在閩就地槍決。照相呈驗。”蔣介石決定殺害瞿秋白是為迎合日本帝國主義侵華的需要。瞿秋白被囚以后,各方紛紛營救。起初蔣介石憚于民意,不敢遽然加害。但此事被日本獲悉,認為瞿秋白是主張抗日的共產黨的領袖之一,其聲望又高,如果不加殺害,為日后一大隱患。日本便施以“以華制華”的毒計,要挾蔣介石殺害瞿秋白,揚言“蔣久囚瞿某不殺,殆將為他日聯共地步”。蔣介石獲悉以后,極為恐懼。其御用文人戴季陶,則是火上澆油。他平日對瞿秋白揭露他破壞民族戰線的罪惡陰謀一直懷恨在心,因而大肆叫嚷“瞿秋白死有余罪,系獄過久,徒招友邦煩言”。于是,蔣介石便密令蔣鼎文殺害瞿秋白。后因陳立夫派人到長汀獄中對瞿秋白勸降,延緩了行刑的時間。讀了這段文字,瞿秋白死于何人之手,已然昭昭。

有人以瞿秋白、何叔衡、賀昌、劉伯堅、毛澤覃等被留下的人都犧牲了,而徐特立、謝覺哉、林伯渠等走了的人都活下來了為由,指責博古,說他明知留下是死路一條,卻偏要瞿秋白留下。這也有失公允。博古在19439月參加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期間所作的《我要說明的十個問題》中,曾鄭重聲明:“對這批人(即項英、潭秋、秋白、陳毅、何叔衡等)的處理,并無存心使他們遭受犧牲。但是正確的處理是應該帶出來的。”博古的這番心跡坦露,完全可以視為對上述詰難的回應。說實話,當時“去”和“留”都前程難料、吉兇未卜,因而林伯渠在他的《別梅坑》詩里才有“去留心緒都嫌重”的慨嘆。項英甚至對留下堅持斗爭表現樂觀,而對作戰略轉移的紅軍主力表示擔憂(當然,這也表現了項英的高尚)。瞿秋白等革命先烈血灑蘇區,不消說令人悲傷抱憾。而8萬多紅軍將士經過長征至陜北不足萬人,難道就不一樣教人唏噓扼腕嗎?

在長征前夕高級干部去留名單的確定上,博古行使了中央賦予他的權力。有些留下,可能不合適,或者當時認為合適而事后證明不合適。即便如此,也不能證實博古借機搞宗派主義、甩包袱、“借刀殺人”。平心而論,換了誰去主持這項工作,也難免出現類似問題。博古所謂“正確的處理是應該帶出來的”,其實很難辦到。就當時形勢而言,要么不設領導、指揮堅持群眾游擊戰爭的中央分局、中央政府辦事處和中央軍區,把原本要留的高級干部都帶出來;要么另選一批高干留下,替代他們。但是,無論照前者辦,還是照后者辦,都不能達到中央預設的目的,而且同樣避免不了部分同志的犧牲。由此看來,博古在這里不得不說了違心話。■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 幸运飞艇杀一码公式免费计划 广东福彩公众号可以买彩票吗 万和娱乐官网版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 福建时时11选五 时时彩后1稳赚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9.7反水怎么刷 棋牌二人麻将 好运来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