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精品圖文回顧

抗戰勝利后國民黨何以戰略被動(上)
來源:《黨史博覽》2019年第3期  作者:黃 瑤  點擊次數:399
抗戰勝利后國民黨何以戰略被動(上)

■從電報和命令中看雙方當時不同的戰略態勢■

194589日,日本政府決定接受波茨坦公告。815日,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國民黨和共產黨同時連續發出幾封電報和命令。從這些電報和命令中可以看出雙方當時不同的戰略態勢。

先說國民黨的。

810日,蔣介石致電國民黨軍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各戰區應注意下列各項:(甲)對敵可能之抵抗的阻擾,應有應戰準備。(乙)并應警告轄區以外敵軍,不得向我已指定之軍事長官以外任何人投降繳械。(丙)對封鎖地偽軍應策動反正,并迅即確保聯絡掌握,令其先期包圍集中之敵,先期控制敵軍撤離后之要點要線,以待國軍到達……”

811日,蔣介石致電八路軍總司令朱德、副總司令彭德懷:“所有該集團軍所屬部隊,應就原地駐防待命,其在各地區作戰地境內之部隊,并應接受各該戰區司令長官之管轄。政府對于敵軍之繳械,戰俘之收容,偽軍之處理及收復地區秩序之恢復,政權之行使等事項,均已統籌決定,分令實施。為維護國家命令之尊嚴,恪守盟邦共同協議之規定,各部勿再擅自行動為要。”

蔣介石所說“盟邦”主要指美國。對此,美國規定:“中國(大陸)、臺灣和北緯16度以北的印度支那地區由蔣介石受降。”

同日,蔣介石頒布對淪陷區地下軍及偽軍之命令:“我淪陷區各地地下軍及偽軍,應就現駐地點負責維持地方治安,保護人民,各偽軍尤應乘機贖罪,努力自新,非本委員長命令,不得擅自移動駐地,并不得受未經本委員長許可之收編。”

再說共產黨的。

81024時,朱德以延安總部總司令名義發布第一號命令:“一、各解放區任何抗日武裝部隊均得依據波茨坦宣言規定,向其附近各城鎮交通要道之敵人軍隊及其指揮機關送出通牒,限其于一定時間向我作戰部隊繳出全部武裝。在繳械后,我軍當依優待俘虜條例給以生命之保護。二、各解放區任何抗日武裝部隊均得向其附近之一切偽軍、偽政權送去通牒,限其于敵寇投降簽字前,率隊反正,聽候編遣,過期須全部繳出武裝。三、各解放區所有抗日武裝部隊,如遇敵偽武裝部隊拒絕投降繳械,即應予以堅決消滅。四、我軍對任何敵偽所占城鎮交通要道,都有全權派兵接受,進入占領,實行軍事管制,維持秩序,并委任專員負責管理該地區之一切行政事宜,如有任何破壞或反抗事件發生,均須以漢奸論罪。”

811日,朱德連續發出第二至第七號命令,其中第二號命令要原東北軍呂正操、張學思、萬毅部準備進軍東北,現駐冀熱遼的李運昌部立即進軍東北。820日,冀熱遼軍區曾克林部即踏上進軍東北的征程。第五號命令要所有鐵路沿線及其他解放區一切敵占交通要道兩側之中國解放區抗日軍隊,通應積極舉行進攻,迫使敵偽無條件投降。在執行上項任務時,應克服一切困難,擊破前進路上一切敵偽之阻礙,如遇抵抗,應堅決消滅之。

從雙方這幾份電報和命令可以看出,國民黨由于得到國際上,特別是美國的支持,可以命令日偽軍只能向蔣介石政府投降。但是,從地緣上說,國民黨軍還遠在中國西南,要立即受降還鞭長莫及。共產黨雖然得不到國際上的支持,不得不放棄占領大城市和主要交通線,但由于其地緣上已形成對日偽軍包圍的態勢,仍然得以攻殲中小據點中拒絕投降的日偽軍。至1945年底,共殲滅日軍1.37萬余人、偽軍38.5萬余人,繳獲步馬槍24.3萬多支、輕重機槍5000余挺、各種炮1300余門,收復縣以上城市250余座,并一度攻入歸綏(今呼和浩特)、天津、保定、蕪湖等大中城市,切斷了平綏、北寧、同蒲、平漢、津浦、正太、德石、膠濟、隴海、廣九等鐵路線,使解放區面積擴展到100萬平方公里,人口達1.2億。

對于國民黨抗戰勝利時在地緣上處于被動地位,杜魯門在回憶錄中寫道:“事實上,蔣介石甚至連再占華南都有極大的困難。要拿到華北,他就必須同共產黨人達成協議,如果他不同共產黨人及俄國人達成協議,他就休想進入東北。但由于共產黨人占領了鐵路線中間的地方,蔣介石要想占領中南(似應為華北)和東北就不可能。事情很清楚地擺在我們面前,假如我們讓日本人立即放下他們的武器,并且向海邊開去,那么整個中國就將被共產黨人拿過去。因此,我們就必須采取異乎尋常的步驟,利用敵人來做守備隊,直到我們能將國民黨的軍隊空運到華南,并將海軍調去保衛海港為止。因此,我們便命令日本人守著他們的崗位和維持秩序,等到蔣介石的軍隊一到,日本軍隊便向他們投降,并開進海港,我們便將他們送回日本。”

■國民黨軍在敵后戰場的表現■

■蔣介石決定也要派部隊到敵后去

對國民黨在抗戰勝利時,何以會在地緣上處于戰略被動地位,一種答案是國共分工在不同的戰場上作戰。國民黨在正面戰場,共產黨在敵后戰場。

誠然,1938116日,毛澤東在中共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上曾經說:“在戰爭問題上,抗日戰爭中國共兩黨的分工,就目前和一般的條件說來,國民黨擔任正面的正規戰,共產黨擔任敵后的游擊戰,是必須的、恰當的,是互相需要、互相配合、互相協助的。”

但是,情況很快發生變化。蔣介石之所以同意共產黨進入敵后是因為他認為八路軍進入敵后與強大的日軍作戰,將會被削弱乃至被消滅。對此,朱德有生動的描述:“開始時,蔣介石讓共產黨到敵后去是想借刀殺人,像把孫猴子放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爐里燒,看你活得成活不成。可是,他沒有想到,共產黨、八路軍在敵后不但沒有被消滅,反而迅速發展壯大起來,這下把他嚇死了。武漢失守后,他認為這樣下去,抗戰勝利了,中國是共產黨的,抗戰失敗了,中國是日本人的。”

于是,蔣介石決定也要派部隊到敵后去。19381125日至28日,國民黨召開了第一次南岳軍事會議。

鑒于國民黨軍抗戰以來傷亡巨大,蔣介石決定采用新的戰略:“將全國現有部隊之三分之一配備在游擊區域——敵軍的后方擔任游擊,以三分之一布置在前方,對敵抗戰,而抽三分之一到后方整訓。等到第一批整訓完成,仍調回前方作戰,或擔任游擊,乃換調第二批到后方繼續整理。第二批整訓完畢,再依次抽其余未經整訓的部隊。每期整訓期間,暫定為四個月,一年之內,即須將全國軍隊一律整訓完成。”蔣介石還提出:“游擊戰重于正規戰,政治戰重于軍事戰。”

南岳軍事會議后,時任國民黨軍訓部部長的白崇禧主持編寫了《游擊戰綱要》,其中有這樣的內容:“游擊作戰之主旨,于戰略上為長期抵抗,以少勝多,在戰術上為速戰速決,以多勝少,指揮官需善于體會而運用之。”“游擊隊之戰斗主在敵后行之,運用敵進我退,敵退我追,敵駐我擾,敵疲我攻,聲東擊西,避實擊虛,乘敵不意,出奇制勝之妙訣,以達成擾亂、破壞、牽制、消耗敵人實力之目的,故竭力避免攻堅、打硬仗或死守。”

從這些引文可以看出,白崇禧以及《游擊戰綱要》的起草者曾經研讀過毛澤東、朱德總結的游擊戰十六字訣和毛澤東的《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論持久戰》。

白崇禧還曾將游擊戰概括為“積小勝為大勝,以空間換取時間”。筆者認為這一概括并不能體現游擊戰的精髓。“積小勝為大勝”未闡明途徑,“以空間換取時間”仍有消極撤退的意味。這一概括遠沒有毛澤東提出的“防御中的進攻,持久中的速決,內線中的外線”精辟。

根據南岳軍事會議的精神,國民黨在敵后先后設立了魯蘇戰區、冀察戰區,并要求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不要將晉軍撤退到黃河以西。至此,國民黨軍也進入了敵后。

193912日,毛澤東在總結八路軍在敵后戰場取得戰果的原因時寫道:“八路軍的這些成績從何而來?由于上級領導的正確,由于指戰員的英勇,由于人民的擁護,由于友軍的協助,這四者是八路軍所以獲得成績的原因,其中友軍的協助是明顯的,沒有正面主力軍的英勇抗戰,便無從順利地開展敵人后方的游擊戰爭;沒有同處于敵后的友軍之配合,也不能得到這樣大的成績。”

既然國民黨軍也大批進入敵后,為什么抗戰勝利后在地緣上仍處于被動地位?

■國民黨軍在魯蘇戰區山東敵后的活動

193811月,國民黨設立魯蘇戰區,于學忠為總司令,副總司令沈鴻烈(山東省主席)、韓德勤(江蘇省主席),參謀長王靜軒,政治部主任周復,游擊總司令沈鴻烈(兼),下轄第51、第57、第89軍。魯蘇戰區的特點是處于日偽軍四面包圍之中。

1939年初,東北軍第57軍(軍長繆澂流)由蘇北向魯南轉移。3月底,于學忠率第51軍(軍長牟中珩)進入山東。于學忠率魯蘇戰區總部和第51軍駐沂蒙山區北部,第57軍軍部和第111師(師長常恩多)駐諸(城)日(照)莒(縣)山區,第112師(師長霍守義)駐石河、官莊(今屬臨沂市蒼山縣)。1941年,第112師奉蔣介石的命令,南下蘇北,支援韓德勤。

東北軍進入山東初期,曾經英勇抗戰。19396月,日軍以第5師團和第21、第32和第114師團及第5混成旅團各一部,對沂蒙山區進行大“掃蕩”。第51軍利用沂蒙山區的有利地形與日軍周旋,經20余天作戰,粉碎了日軍的“掃蕩”。625日晨,方叔洪部在馮家場遭日軍重兵包圍。方叔洪率官兵與數倍于己的日軍展開血戰,激戰了三個多小時,官兵傷亡過半,方叔洪頭部、腰部多處中彈。敵人包圍圈逐漸縮小,步步進逼,突圍已經無望。為了不落入敵人魔掌,方叔洪用自佩的手槍,向頭部補射一槍,壯烈殉國,年僅31歲。

57軍第111師第667團(團長萬毅,中共黨員)連續在關陽司、新莊設伏,雖未能全殲進入伏擊圈的日軍,但給日軍以重大殺傷。突圍的日軍連夜焚燒尸體,帶回骨灰,狼狽逃竄。6月,該軍破襲隴海路和津浦路。第667團在滕縣以南截獲一列客車,俘獲日本對華經濟考察團團長遠山芳雄等人。國民政府軍委會給該團頒發了三等軍功章。

1939年底,萬毅被任命為第111師第333旅代理旅長。1940年夏,萬毅指揮該旅在山前設伏,殲滅從贛榆出來的日軍兩個中隊300余人。冬季,在莒縣城南的石井設伏,殲滅日軍一個中隊。在莒縣以南的多水店子公路兩側設伏,殲滅日軍1個排,炸毀卡車2輛。

但是,在敵后嚴酷的環境下,國民黨軍中的進步、愛國勢力和反動、腐朽勢力斗爭加劇,分化迅速。

下面分別說說第57軍、魯蘇戰區總部和第51軍分化的情況。

57軍:從19409月起,第57軍第111師連續發生進步勢力和反動勢力激烈斗爭的“九二二”鋤奸事件、組建第57軍獨立團、“二一七”事件和“八三”事變。

“九二二”鋤奸事件:第57軍進入山東不久,副官長李亞藩投敵,當了偽興亞建國軍魯蘇地區司令,駐隴海線附近的桃林鎮(今屬江蘇省連云港市東海縣),專做瓦解第57軍的工作。第33312連連長王明德、機槍連連長郝繼賢率隊投奔。軍長繆澂流假借要拉回這兩個連的名義,派親信李光烈(軍部參謀)去桃林鎮聯系。通過李亞藩,繆澂流與日軍拉上關系。1940912日,繆澂流派第665團團長董翰卿和上校參謀于文清同日軍談判。當晚,于文清將此事告訴結拜兄弟萬毅,表示不愿意干這漢奸的勾當。萬毅動員他去當臥底,摸清情況。13日,董、于到達桃林。14日,在馬家窩棚與日軍上尉參謀辛修三密談。于文清回來后向萬毅說了談判詳情。萬毅取得愛國將領第111師師長常恩多的支持,于922日在第111師師部駐地東盤發起鋤奸,正在看戲的繆澂流得到營長韓子嘉的通風報信,立即在334旅旅長榮子恒陪同下逃往第112師師部。同日,常恩多、萬毅等通電全國:“繆奸與敵妥協,人贓俱在。本師長……出于個人義憤和所部擁護,仗義鋤奸。”通電希望“全國各族同胞、抗戰志士口誅筆伐賣國賊繆澂流”。繆澂流逃走后惡人先告狀,于學忠聽信了繆澂流的一面之詞,于24日致電常恩多:“據繆軍長電稱,你師萬旅在東盤鬧事,實屬不幸。望將事實真相速即報來。”但繆澂流也因此失去軍長職務。1941年初,第57軍番號被撤銷,第111、第112師直屬魯蘇戰區總部。

組建第57軍獨立團:194011月初,第112師第667團團長劉杰被懷疑“通共”,112師師長霍守義命令將他送該團平射炮連扣押,劉杰脫險來到第111師。25日,第11266713連連長李寶恕利用催糧機會拉著全連到據點接洽投降事宜。當李帶著3個排長進入據點后,上士排附王林和班長宋樹仁識破李的陰謀,立即串連其余班長把隊伍拉過沭河。66711連連長江潮發現營長韓子嘉要扣押他,便拉了全連大部過沭河與3連會合后投奔萬毅。萬毅建議師長常恩多收留他們,但遭拒絕。萬毅讓劉杰和江潮帶上這兩個連到江蘇東海縣羽山、墨山以第57軍補充團(后改稱獨立團)名義打游擊。萬毅隨即將此情況報告山東分局。分局派張翼等進入該部,建立了黨支部,歸山東分局領導。

“二一七”事件:194010月,國民黨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重病的常恩多受到反動分子副師長劉宗顏、參謀長陶景奎、331旅旅長孫煥彩、666團團長劉晉武等人的包圍。1941217日,劉宗顏等在師部繳了萬毅的槍,將萬軟禁起來,隨后又向于學忠謊稱萬毅要辭去333旅旅長職務,改任第111師附員,實際成為囚徒。萬毅被扣后,第111師在“清除左翼分子”口號下,開始搜捕和殺害進步分子。中共第111師工委書記張蘇平、委員曹健華等被扣押。萬毅的警衛員李福海、對萬毅被扣表示不滿的上士胡鐵男被殺害。第665團中校團副管松濤、666團中校團副彭景文等中共黨員被迫撤離。194112月,萬毅被押解到于學忠的總部。19422月,日軍在北沂蒙進行大“掃蕩”。于學忠總部向第111師所在地山區轉移。途中,負責同東北軍聯絡的115師干部彭亮遭殺害。

“八三”事變:19427月,蔣介石致電于學忠,讓其秘密處決萬毅。于學忠不同意,決定對萬毅公開審判。82日上午,對萬毅進行軍法會審,給萬毅加上通敵、“雙十二”事件從犯、奸黨嫌疑等三項罪名。同日,患肺結核的常恩多病危,委托曾當過張學良秘書的總部政務處處長郭維城在他去世后掌握第111師,并交給郭一張紙條,上面寫道:“務要追隨郭維城,貫徹張漢公(指張學良)主張,以達到殺敵鋤奸之大欲。本師官兵須知。”當晚,郭維城去看萬毅,告訴萬,自己將在常恩多去世后舉事,以實現張學良的主張,屆時將派人接萬毅出去,請萬協助掌握部隊。郭走后,萬毅考慮,從法庭宣布自己三條罪狀看,肯定要判死刑,執行可能就在這幾天,而郭舉事成功概率很小,且茲事體大,并未征求中共山東分局意見。于是,他當夜越獄,向山東分局報告。83日,于學忠得知郭維城事先曾去看望萬毅,向郭查問。郭維城同常恩多商量后,于當日在甲子山址坊舉事。5日,中共山東分局聽取萬毅匯報后研究對策,認為事變是蔣介石分裂倒退政策逼出來的,性質是正義的、進步的,應予支持,決定派曾在該部工作過的王振乾前去協助常、郭掌握部隊。由于舉事倉促,6日、7日,部隊大部嘩變,釋放了被扣押的反動軍官劉宗顏、陶景奎、劉晉武。劉宗顏等隨即反撲。常、郭率余部2700余人退出甲子山區,進入濱海抗日根據地。途中,常恩多逝世。中共山東分局決定該部番號不變,仍稱第111師。經過選舉,由萬毅任師長,郭維城任副師長兼政治部主任,王振乾任政治部副主任。占據甲子山的國民黨軍第111師,由事變當時不在部隊的孫煥彩任師長。由于在山東有兩個第111師,為區別,人們便稱萬毅指揮的為新111師。此時,于學忠率總部遷回北沂蒙。隨后,八路軍經過三次攻打甲子山,迫使孫煥彩部北退。19436月,孫煥彩部隨于學忠撤出山東。

魯蘇戰區總部和第51軍:當于學忠率領魯蘇戰區總部和第51軍進入沂蒙山區時,受于學忠統轄的正規軍還有吳化文指揮的新編第4師。1943118日,吳化文向日軍投降,所部編為偽和平建國軍第三方面軍。吳化文勾結日軍在其駐地魯村、三岔店等地修筑炮樓,增設據點,使日軍深入魯蘇戰區腹地,與魯蘇戰區總部、第51軍駐地東里店咫尺之遙。220日,日軍調集第5、第6混成旅團各一部發起對第51軍的大“掃蕩”。隨后不斷增兵,兵力由3000余人增至1萬余人。此時,魯蘇戰區只有第51軍軍部率領的輜重團、獨立第1團,第113師師部和第338、第339團,第114師第332團,以及第2挺進縱隊和山東省政府特務營,總兵力不足5000人。由于敵眾我寡,加上吳化文偽軍的引導,“掃蕩”不久,日軍就攻占第113、第114師的重要陣地。于學忠負傷,魯蘇戰區政治部主任周復、第113師參謀長張植桴和該師第339團團長王琨及兩個營長陣亡,第113師師長韓子乾、第2挺進縱隊司令厲文禮負傷被俘。

此前,1942年,由于魯蘇戰區的國民黨軍不能扎根底層,發動群眾,因此不能像八路軍、新四軍那樣,進入敵后便生根發芽,不斷壯大,而是不斷衰弱,不得不向國民黨中央求援。“軍事委員會乃密令湯恩伯速組援魯部隊并于7月中旬指定李仙洲、王仲廉各率一個軍分別進入魯蘇地區支援作戰。11月又指示戰區應以主力確保現有根據地,繼續執行原任務。增援部隊分向魯南、蘇北挺進,該戰區為確保原有根據地,遂與湯恩伯總司令協定如左之部署:一、第51軍及第111師確保魯南根據地。二、第89軍及第112師確保蘇北根據地。三、第92軍(李仙洲部)由皖北經魯西向魯南蒙費山區挺進。四、暫編第55師(王仲廉部)及苗縱隊由皖北向蘇北挺進。”

19436月,李仙洲部雖已進入魯西,前鋒一部到達魯南,但于學忠不能久等,因此在八路軍協助下于19437月開始西撤,9月撤至安徽阜陽。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 江西时时为何停了 精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百赢棋牌二人麻将棋牌 缅甸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网络mg电子游戏 好运快3预测软件 时时彩历史记录查询 星空娱乐app下载安装 福建11选5人2稳赚 欢乐生肖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