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精品圖文回顧

抗戰勝利后國民黨何以戰略被動(下)
來源:《黨史博覽》2019年第3期  作者:黃 瑤  點擊次數:370
抗戰勝利后國民黨何以戰略被動(下)

■國民黨軍在魯蘇戰區蘇北敵后的活動

國民黨在蘇北有魯蘇戰區副總司令兼江蘇省主席韓德勤率領的國民黨第89軍(代軍長李守維),下轄第33、第117師和獨立第6旅,共7萬人,指揮中心在淮陰,不久在日軍攻擊下南退至東臺。此外,還有駐泰州的地方實力派魯蘇皖邊區游擊總、副指揮李明揚和李長江的雜牌軍約3萬人,駐海安曲塘和東臺溱潼(今屬姜堰市)的兩淮稅警總團陳泰運的部隊數千人。

19407月,新四軍挺進蘇北,東進黃橋。9月,韓軍分路進犯黃橋,新四軍首戰營溪,殲滅韓軍兩個團,進而占領姜堰,隨后將姜堰讓給李明揚,并送給陳泰運部分槍械,爭取李、陳中立。104日,韓軍主力猛攻黃橋,獨立第6旅經高橋南下,企圖襲擊黃橋側背,新四軍將其圍殲。4日午夜,新四軍將韓軍包圍于黃橋東北,第89軍主力被圍殲,軍長李守維逃跑中落水而亡。韓德勤率殘部1000余人向興化潰退。配合韓軍的李、陳在戰役中保持中立。

19412月,駐泰州的李長江率1萬余人投敵。新四軍發起討伐李長江戰役,于220日攻克泰州,殲滅李部3000余人,李長江率殘部數百人潰逃。同日,日軍占領韓德勤的根據地興化,韓德勤東退至鹽城安豐鎮(另一說是北退至寶應東北蔣家橋),從此一蹶不振。19434月,撤至安徽阜陽。19445月,魯蘇戰區撤銷,在蘇北國民黨軍只剩下在睢寧的重組的獨立第6旅。

■國民黨軍在冀察戰區敵后的活動

19391月,國民黨劃河北、察哈爾及山東老黃河北岸為冀察戰區,任命鹿鐘麟為總司令,下轄第97軍(軍長朱懷冰)、第69軍(軍長石友三)、新編第5軍(軍長孫殿英)、第40軍(軍長龐炳勛)。9月,第40軍和新編第5軍合編為第24集團軍,在晉豫邊南太行地區活動。

193912月,國民黨頑固派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19402月,朱懷冰率第97軍等部進犯武安,襲擊八路軍第129師先遣支隊和青年縱隊。兩部傷亡100余人,撤出原駐地。朱懷冰不顧八路軍消除摩擦、團結對敵的呼吁,繼續向太行抗日根據地進攻。八路軍第129師在磁縣、武安、涉縣、林縣地區組織自衛反擊,殲滅第97軍大部。同年5月,國民黨將第97軍殘部編為第94師,改屬第14軍,撤銷了第97軍番號。

與此同時,國民黨將新編第6師擴編為第8軍(軍長高樹勛),與第69軍合編為第39集團軍(石友三任總司令,高樹勛任副總司令)。1940年底,高樹勛誅殺通敵的石友三,第39集團軍總司令由第一戰區兼冀察戰區總司令衛立煌兼任,高樹勛任副總司令,下轄第69軍(軍長米文和)、第8軍(高樹勛兼軍長)和暫30師(師長趙云祥)、新4旅(旅長王清翰),總兵力2.3萬人,被調到魯西、冀魯邊一帶。至此,第24和第39集團軍活動地域都脫離了冀察戰區范圍。1942年春,高樹勛任第39集團軍總司令,所部劃歸第一戰區副司令長官兼魯蘇豫皖邊總司令湯恩伯指揮,冀察戰區僅剩第24集團軍。

1943年上半年,第24集團軍反“掃蕩”作戰失敗,孫殿英、龐炳勛先后投敵。1944年秋,高樹勛代理冀察戰區總司令,所轄僅第8軍(軍長胡伯翰),在豫西活動。冀察戰區名存實亡,至19457月正式撤銷。

■國民黨軍在第二戰區敵后的活動

全國性抗戰爆發后,國民政府將山西和察哈爾劃為第二戰區,1938年調整為山西和陜西北部。第二戰區司令長官為閻錫山,南路前敵總指揮為衛立煌,北路前敵總指揮為傅作義,八路軍總司令為朱德。

閻錫山在抗戰初期奉行的是同國民黨政府、共產黨以及日軍都有聯系的策略。他在19393月召開的秋林會議上說:“我們必須具備以下三個窟窿,才能生存:第一個是日本人,第二個是國民黨,第三個是共產黨。”現在“日本人最有力量,所以必須費力經營好日本人這個窟窿”。

全國性抗戰初期,八路軍第115、第120、第129師均開入山西作戰。第115師一部在山西東北部開辟了晉察冀抗日根據地,第120師在山西西北部開辟了晉綏抗日根據地,第129師在山西東南部開辟了太行抗日根據地(后來發展為晉冀魯豫抗日根據地)。太原失守后,閻錫山退到山西西南部的吉縣克難坡。1939年底,閻錫山在蔣介石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中,發動了企圖消滅由中共創建的新軍的“十二月事變”。新軍在中共領導下堅決自衛反擊,粉碎了閻錫山的陰謀。新軍正式編入八路軍序列。此后,閻錫山便堅決反共,而在國民黨和日本侵略者之間左右逢源。

194412月,在魯蘇戰區撤銷、冀察戰區名存實亡的情況下,國民黨又將老黃河以南、長江以北、平漢路以東直至黃海、渤海劃為第十戰區,其面積占國民黨在關內的淪陷區的1/3。然而,這個戰區有名無實,只是國民黨在敵后刷存在感而已。

■日軍評價及蔣介石的感慨

對于共產黨的軍隊和國民黨軍在敵后的表現,日軍也有評價。“在華北占領區內的重慶系軍隊,由于日軍的討伐,及其后方補給的缺乏,勢力不斷縮小。共軍則巧妙地乘隙滲透其勢力,或以武力迅速擴大地盤。”“共軍對我占領區的進犯越來越頻繁,已成為今后肅正工作上最嚴重的問題。根據過去經驗,由于我軍的討伐,在雜牌軍被消滅后,結果,其地盤往往被共軍占領。有鑒于此,今后討伐肅正的重點必須集中指向共軍,全力以赴,務期將其全殲。”“從作戰成果看,重慶軍比較容易擊敗,但要捕捉、消滅采取退避分散戰術的共軍則極為困難。”

對于國民黨軍在敵后的表現,19467月,蔣介石在一次講話中說:“我近來研究剿匪戰術,認為抗戰期中,日寇在我們淪陷區的‘掃蕩’戰術,有許多可以取法的地方。……他們‘掃蕩’我們一個戰區,最初要使用三四個師團的兵力,后來只要用一個混合團就可實行了,到了最后他只要用一個混合大隊就可以‘掃蕩’我們。”

于是,到抗戰末期,就形成了國民黨在正面戰場、共產黨在敵后戰場作戰的局面。然而,這不是雙方分工的結果,而是形勢使然。

 

 

■國民黨軍在敵后虎頭蛇尾,不能善始善終的原因■

為什么國民黨軍在敵后虎頭蛇尾,不能善始善終?從根本路線上說,國民黨的痼疾是每到一地,依靠的是當地士紳,而不知、不愿也不敢發動群眾。早在全國性抗戰初期,毛澤東就指出:“不要人民群眾參加的單純政府的片面抗戰,是一定要失敗的,因為它不是完全的民族革命戰爭,因為它不是群眾戰爭。”“國民黨主張的片面抗戰,雖然也是民族戰爭,雖然也帶著革命性,但其革命性很不完全。片面抗戰是一定要引導戰爭趨于失敗的,是決然不能保衛祖國的。”

國民黨軍存在嚴重的腐敗問題,也是其在敵后難于生存的重要原因。國民黨軍的腐敗主要表現有:

■經商和吃空額

全國性抗戰初期,蔣介石曾經提倡在軍隊辦合作社。19429月,他在西安軍事會議上說:“本來我提倡軍隊設立合作社的原因,為改良官兵生活,這種良法美意,應該推行盡利,但天下事有一利必有一弊,現在我們軍隊當中竟有借合作社名義經營商業,反作為營私舞弊的淵藪,尤以沿江沿海附近一帶,與交通沖要地區的部隊為甚。”

軍隊經商很容易演變為武裝走私。1940年,駐蘇北姜堰的保安第9旅向日軍走私糧食就是一個典型事例。1940727日,新四軍進駐黃橋。韓德勤命令保安第9旅張少華部進駐原稅警總團陳泰運部的防地姜堰,嚴密封鎖新四軍的糧源。姜堰是糧、棉、油、鹽的集散地。卡住姜堰,駐黃橋的新四軍的糧食和生活用品都會發生困難。保安第9旅在封鎖糧食的同時,將糧食走私給日軍牟利。封鎖糧食致使物價飛漲,當地老百姓乃至士紳商人都苦不堪言。陳毅、粟裕決定以此作為打擊韓德勤的突破口。于是,在老百姓中很快流傳起這樣的順口溜:封鎖糧食“餓了老百姓,肥了韓德勤,難了新四軍,幫了日本人”。陳毅還寫信給清末舉人、曾當過江蘇省長的海安耆宿韓國鈞,信中指出韓德勤此舉是搞內訌,有“宋、明不亡于外寇,而亡于內部”的話。韓國鈞回信道:“痛心之言,聞之淚下。……糧食問題,各地亦在恐慌之列,倘彼此商有辦法,此事誠須妥籌也。”在老百姓和當地士紳商人的支持下,新四軍于913日攻克姜堰,殲滅保安第9旅,解除了韓德勤不得人心的糧食封鎖。

抗戰末期,蔣介石曾經說:“我們最初開戰的時候,乃可以一個師抵抗敵軍一個師團,而到了后來,甚至六個以上的師亦不能抵擋敵之一個師團了!這就因為我們師的單位雖多,但兵員總是不能補充足額。事實上,各師缺額總是超過編制預定數之五分之一,或至三分之一,其能維持五分之一者已算難得的了。”

部隊缺額為什么不補?回答是:中高級軍官可以虛報冒領,吃空額。

國民黨軍這一頑癥一直未改。到了1948107日,正是東北人民解放軍已經攻克錦州外圍要點義縣,即將進攻錦州的關鍵時刻。這天中午,蔣介石問軍令部部長徐永昌軍隊無斗志的原因,徐答:“在上者經商,其次吃空額,其下離心離德,如此軍隊尚何言哉!”徐永昌所言都是蔣介石心知肚明、耳熟能詳的弊病,因此,蔣介石聽了毫無反應,心不在焉地對徐說:“我上海還有事。”何事?1012日,徐永昌在日記中寫道:“聞蔣先生日前亟亟到滬,十之八九因孔大少不法囤集(積)等問題,蔣夫人速(促)其解圍云云。”

■賭博

194039日,蔣介石在參謀長會議上說:“現在有一兩個戰區一般高級將領,有一個極可痛心的惡習,就是歡喜賭博!要知道,敵人天天在研究如何來消滅我們的軍隊,如何來滅亡我們的國家。而我們不但不想方法如何抵抗,如何圖存,反而天天研究賭博。如此不明大局,醉生夢死,真是只有做亡國奴的一條路!須知我們一上了賭場,賭友就成了自己的敵人,心中只想打勝桌上的敵人——賭友,哪里還有功夫去研究如何去對抗真正的敵人——倭寇。這個亡國的劣習,如果再不徹底滌除,你們不僅要被敵人消滅,而且要做敵人的俘虜!”

■吸毒

國民黨軍中的黔軍王家烈部號稱“雙槍(指步槍和大煙槍)兵”。吸毒在部分國民黨軍中,尤其是在軍官中長期存在。曾在冀察戰區任新編第5軍軍長,后來投敵,抗戰勝利后被國民黨收編為第3縱隊司令官的孫殿英12歲開始吸鴉片。1947年在湯陰戰役中被晉冀魯豫解放軍俘虜后,惡習難改,患煙后痢,不久病死于看守所。據曾經在東北軍工作過的李欣回憶:“拿57軍來說,軍長繆澂流是個極端的貪污腐化分子。他抽大煙,討小老婆,貪污軍餉,喝兵血,無所不為。”據萬毅回憶,曾在魯蘇戰區第57軍第111師第666團任團長的劉晉武,“是個老兵油子,他帶著兩個老婆隨軍,還抽大煙。他吃空額,喝兵血……他屬于東北軍中生活最腐敗、政治上最反動的一類人物”。第661團團長孫維嵩也抽大煙。

■擄掠

據萬毅回憶,1941417日,“331旅旅長孫煥彩、333旅旅長劉晉武向(病中的)常師長謊報說,日照縣民主政府不讓民眾送給養,是對111師策反朱信齋部的報復。常說:‘可以派人去催。’于是,孫、劉指揮所部,并糾集國民黨保安16團千余人,于25日偷襲我駐溝洼的日照縣委和縣府機關,蘭瑞生等8名同志犧牲,縣大隊第4中隊全體人員被俘,此后又連續進攻我山縱26團,大修碉堡,并寫上‘安內攘外’字樣,派兵四處抓丁搶糧”。

由于國民黨軍脫離群眾,抓丁搶糧可以說是其家常便飯。魯蘇戰區副總司令兼江蘇省主席韓德勤表現尤為突出。19409月《蘇北紳商學各界致重慶諸公電》指出,韓德勤部隊“虐待民眾,視同芻狗。敵至則放棄一切,逃潰劫掠;敵去則搜劫行旅,搶掠村舍,不遂所欲,誣告以漢奸;偶攖其怒,指為新四軍間諜,于燒殺拷打外,處以活埋,煮以石灰者,江邑獨多”。蘇北就有這樣的民謠:“天上有個掃帚星,地上有個韓德勤,手下養有幾萬兵,只會欺負老百姓。”韓德勤部軍紀之差曾經驚動了在重慶的蔣介石。不知蔣介石看到《蘇北紳商學各界致重慶諸公電》沒有,但他從情報系統獲悉韓德勤部隊“軍風紀蕩然”。為此,1940114日,蔣介石致電韓德勤:“據報:‘蘇北各部隊自被擊潰后,官兵全無斗志,軍風紀蕩然,且潰兵為匪,民不聊生。蘇北民眾反譽匪軍為救民軍,冀早日到達,而蘇民困,誠吾人之奇恥大辱’等語。務望嚴整所部,努力爭取民眾同情,毋使匪偽有所借口為要。”

總之,由于國民黨軍依靠士紳,不發動群眾,片面抗戰,加之本身存在腐敗的頑癥,因此在敵后不能長期堅持,從而導致國民黨抗戰勝利后在地緣上處于戰略被動地位。■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 体彩彩票电子票号 精英时时彩计划软件 单机游戏斗地主单机版 日程计划管理软件 2018时时彩平台排名 万博广场 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全天 欢乐生肖彩票 辉煌三肖六码论坛默认版块 玩三公扑克牌赢钱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