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研究動態

中國緣何退出社會主義國家聯合原子核研究所
來源:《黨史博覽》雜志  作者:李春明  點擊次數:2339

      新中國成立之初,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在致力恢復生產建設、改善人民生活的同時,把發展科學事業也提到議事日程的重要位置。開國大典過后僅一個月,中國科學院宣告成立,隨后陸續組建了包括數理、生物、化學、地學、天文學以及社會科學等學科的22個下屬研究機構。其中,吳有訓任所長的近代物理研究所(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前身),主要研究方向是原子核物理、宇宙線、理論物理等。

      1956年初,中共中央召開關于知識分子問題的會議,周恩來在會上發出“向現代科學進軍”和“趕超世界先進水平”的號召。2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批準成立由國務院副總理陳毅任主任委員的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隨后,在周恩來直接領導下,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依據“重點發展,迎頭趕上”的指導方針,制定了《1956—1967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綱要》(即《十二年科學技術發展規劃》),其中將“原子核物理與基本粒子物理”確定為今后12年內物理學重點發展的三個學科之一。

     基本粒子物理(高能物理)實驗研究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依賴能產出高能粒子束的大型科研裝置,就我國當時的財政狀況、基礎工業水平及其他一些原因,還沒有能力建造這樣的科學研究設備,只能根據當時的條件開展一些理論和宇宙線方面的研究工作。

     恰好在此期間,蘇聯為了進一步推動社會主義各國的原子能和平利用,提議聯合建立東方核子研究院,由參加國選派一定數量的研究人員到該院共同進行核子物理理論和實驗研究,以促進各成員國核子物理研究的發展,并商定于1956年3月20日在莫斯科召開相關國家代表參加的會議,就所涉及的具體問題進行協商。3月17日深夜,周恩來召集薄一波(國務院副總理)、劉杰(國務院第三辦公室副主任兼地質部副部長)等人到中南海西花廳商談中國出席此次會議的有關事宜。隨后,周恩來致電中國駐蘇大使劉曉:“蘇方通知,人民民主國家的代表將在3月20日在莫斯科舉行討論建立東方核子研究院問題的會議”,我國決定由劉杰、錢三強(中科院物理研究所所長)、彭桓武(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副所長)、趙忠堯(物理學家)四人組成代表團參加會議。“會上將討論的問題,國內已給他們原則指示。”1956年3月26日,中國、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匈牙利、民主德國、朝鮮、蒙古、波蘭、羅馬尼亞、蘇聯和捷克斯洛伐克等11個社會主義國家在《關于成立聯合原子核研究所的決定》上簽字。同日,劉杰代表中國政府在文件上簽字。該所所需經費由各成員國共同承擔(中國負擔經費總額的20%,每年需向該所支付約1800萬元人民幣的外匯)。所址在莫斯科州北端的杜布納,那里有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高能粒子加速器。



      1956年秋,聯合原子核研究所(以下簡稱“聯合所”)正式成立,其主要研究方向包括高能物理實驗、核結構、核反應、中子物理、理論物理等。中國陸續派出包括著名物理學家王淦昌、張文裕、胡寧、朱洪元以及周光召、何祚庥、呂敏等130余位科技工作者到該所工作、學習,中國一批年輕的物理工作者有機會參加物理學前沿的工作,在業務水平上有很大提高,增進了同各社會主義國家科技人員之間的友誼。王淦昌領導的研究組在這里經過數萬次的實驗觀測,成功發現“反西格馬負超子”的存在。

      聯合所建所之初,客觀地說,作為東道主的蘇方對中國及其他成員國的科技人員還是友好、熱情的。據當年在該所工作過的一些中國科學家回憶,那時蘇聯同志對我們很照顧,凡是我們不懂的,他們都會認真講解,我們需要的器材,他們也會優先提供。另外,該所具有創造性的科學研究氣氛,時常展開自由爭論,能迅速吸收國際核科學研究的最新成果等,也讓中國科學家感到滿意。該所所長德·布洛欣澤夫(蘇聯人)也曾熱情表示,“希望有更多的中國物理學家來參加工作和學習”。在1958年召開的聯合所全權代表會議上,王淦昌當選為副所長。

     令人遺憾的是,隨著時間推移,蘇方的“老大”心態不斷膨脹,聯合所逐步被蘇方一家控制。他們在所內施行“家長式”管理,推行大國沙文主義、民族利己主義:

     所內各級實權領導崗位,如所長、行政所長、各研究室正副主任、各處正副處長等絕大多數被蘇方人員占據。他們中的一些人霸氣十足,不講民主,獨斷專行。例如,不顧其他成員國反對,強行增加各成員國分攤承擔的經費,擅自簽訂同蘇聯其他研究所合作的合同。

      壟斷重要研究課題,獨占重要研究成果。還在所內設立“秘密”研究組,中國全權代表想了解該研究組的工作情況,也橫遭拒絕。

      強占所內絕大多數編制名額。聯合所工作人員總數約4000人,蘇方以外各成員國的工作人員加在一起只有250余人。即使這樣,蘇方還要尋找各種借口,加以限制,不準各國足額派遣。

     將聯合所作為剝削其他成員國的工具。把花費40萬盧布購買的蘇聯產“基輔”型計算機,在添購了不少貴重配件后,擅自以2萬盧布的低價賣給蘇聯其他研究所,等等。

     尤其從20世紀60年代初開始,蘇共主要領導人赫魯曉夫不講信用,把中蘇兩黨間在意識形態上的分歧擴展到兩國關系的各個領域,在各種場合公開攻擊中國,將中蘇兩黨分歧公開化。聯合所在蘇方控制下,也多次組織反華活動,展出反華書刊,所內報紙陸續刊登反華文章等。另外,聯合所接受中國研究人員的數量也逐年減少,并且百般刁難,使他們難以正常開展科研工作,令中國科學家十分憤慨。

     即便如此,為了維護社會主義國家團結合作的共同利益,使聯合所能在正確軌道上健康發展,中國曾多次對蘇方的錯誤做法提出善意批評和建議,但均遭蘇方無理拒絕。鑒于這種情況,中方有關方面曾經建議,與其每年給聯合所投入大量經費,得不到多少實際收益,不如回到國內來我們自己搞。

     當時主管科技工作的國務院副總理聶榮臻表示,在中蘇關系的新形勢下,有關科學技術上的若干問題,應有新的方針和做法。我們一定要爭一口氣,有可能這樣一逼,反而成為發展我們科學技術的動力。在這上面,有可能要多花一點錢,有些要多花一點時間,但這是會得到報酬的,可以培養自己的力量,練出真本事。


    1964年11月,周恩來率領中國黨政代表團前往蘇聯參加十月革命47周年紀念活動。在莫斯科期間,周恩來在中國駐蘇使館接見了在聯合所工作的全體人員。當聽取中國組負責人張文裕教授有關聯合所情況的匯報后,他當即表示:“看來,在國內我們自己也必須發展高能物理這門科學。”

     由于實在無法忍受蘇方的恣意妄為,1964年以后,聯合所內其他成員國也開始公開表示不滿,紛紛要求進行機構改組。迫于壓力,蘇方同意于1965年4月中旬至6月陸續召開聯合所成員國代表會議、聯合所非常全權代表會議等三次會議討論機構改組問題。

      就在聯合所成員國代表會議于1965年4月13日召開前夕,鄧小平于4月8日召集有關人員開會。當研究中國對聯合所采取什么方針時,鄧小平明確指示,我們對聯合所要采取革命的辦法,應設法退出,盡速“吹掉”不再干。4月10日,國務院外事辦公室就“我們對社會主義國家聯合原子核研究所采取什么方針問題”寫報告請示鄧小平,建議在聯合所擬議召開的三次會議上分幾步提出我們的六點要求:從現在起聯合所的各級領導職位,由各成員國人員輪流擔任;精減人員,改變各成員國在聯合所內工作人員的比例;聯合所的全部財產,統歸各成員國共有;所內一切開支必須精打細算,厲行節約,目前每年的經費總額應削減1/3;蘇方對其他成員國的任何工作人員不得歧視、排擠和攻擊;對現有的有關協定和章程進行重新審查,凡是不平等、不民主、不合理的條款,均應徹底修改。同時建議如果蘇方在4月13日成員國代表會議和5月底學術會議上均不接受中國提出的意見,則在6月舉行的非常全權代表會議上,把我們的六點要求全盤提出,假如蘇方仍不接受或者開動表決機器否定中國方案時,中方即正式聲明退出聯合所。4月11日,鄧小平批閱同意了這份報告。

     在4月和5月的兩次會議上,蘇方對中方提出的意見和建議置之不理、一意孤行,這就堅定了中國退出聯合所的決心。

     不久,國務院任命力一(中科院原子能研究所副所長,此前他多次赴聯合所工作或參加會議)作為中國全權代表,于6月初率團前往蘇聯杜布納參加聯合所的非常全權代表會議。6月8日,力一依據中央指示精神在會上列舉了蘇方獨霸聯合所的八大問題,并提出聯合所的領導職務由各成員國輪流擔任、清查財務賬目等六項改革措施。蘇方對力一的發言仍然置若罔聞,就在大會閉幕式上強行通過按照蘇方意圖起草的所謂“決議”時,一直在“閉目養神”、成竹在胸的力一立即起身鄭重聲明:中國退出聯合所!從1965年7月1日起,中方不再承擔對聯合所的任何義務。


     1965年6月23日,中國在聯合所工作的人員全部回到北京,在火車站受到第二機械工業部副部長錢三強等領導的熱烈歡迎。26日,聶榮臻在北京科學會堂接見了從聯合所歸來的全體人員,同大家座談退出聯合所后如何開展我們自己的核物理研究工作問題。

      7月17日,聶榮臻就退出聯合所后中國如何開展核物理研究工作向周恩來并中共中央寫報告,提出了非常具體的建議:基本粒子物理是重要的基礎科學,各國都很重視。我們從聯合所退出后,在這方面不能無所作為。從科學上看,高能物理是探索物質的微觀結構和微觀運動規律的前沿,對整個自然科學的發展具有很大意義。按照原子能事業和整個科學研究的進展來看,需要也可能自己開展這方面的工作了。我請二機部找有關專家研究,初步設想是:第一步建立一臺能量為30億電子伏特的高能質子加速器,大致在七年內完成,以此為中心建立一個核物理研究所。第二步1970年至1980年,建立300億電子伏特以上的巨型加速器,大體可以趕上或超過世界水平。第二步只是輪廓設想,當前要抓緊第一步的工作。有了30億電子伏特的高能加速器,我國的核物理研究就有了實驗手段,工作就可以開展(科學院、高等學校都可以利用這個設備);而且,由于這些加速器要求技術水平高,還帶動許多新技術部門(新材料、精密儀器元件、電子技術、真空技術、強磁場等)的提高,對發展整個科學技術事業和新興工業技術,實現主席趕超的號召,也有好處。這項工作需要以二機部為主,科學院、高等學校以及有關工業部門大力協同才能完成。但是需要在二機部內有一支基本隊伍來籌辦這件事。擬同高教部等部門商量,把這次聯合所回來的47人基本上留下來搞這件事情。

      不久,中共中央做出決定:由聶榮臻主持建設我國自己的高能物理實驗基地,繼續利用每年約1800萬元投資在國內建造高能粒子加速器,并成立了高能加速器籌建組。根據錢三強的建議,由力一牽頭,計劃建造一臺能量為32億電子伏特的質子同步加速器,在進行方案設計的同時,還派人到中南地區進行選址、勘察等工作。

     不幸的是,“文革”爆發后,中國科技界遭受嚴重干擾,建造高能粒子加速器的計劃也只能就此擱置。

      1972年9月,周恩來在張文裕等18人就“必須發展高能物理以及建造高能加速器,以改變中國高能物理的落后狀況”的來信上做了重要批示:“這件事不能再延遲了。科學院必須把基礎科學和理論研究抓起來。高能物理研究和高能加速器的預制研究,應該成為科學院要抓的主要項目之一。”不久,中國科學院、二機部根據這個批示決定組建隸屬于中國科學院的高能物理研究所,其主要任務是進行高能物理研究和高能加速器預制研究。高能物理實驗研究裝置項目得以重新啟動。1984年10月,在中共中央和全國人民大力支持下,中國物理學家期盼已久的高能粒子加速器——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開工興建,預示著中國高能物理研究事業即將步入輝煌燦爛的明天。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 时时彩开奖结果 常州鼎龙娱乐 pt电子游戏官网 红宝石彩票软件 重庆时时猜龙虎走势图 北京pk10下载中心 如何稳赚六肖的方法 大赢足球即时比分网 组三组六一起投注